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9.7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豆瓣评分:9.7
作者: 曹雪芹(著) / 脂砚斋(评) / 邓遂夫(校订)
出版年: 2009年9月
页数: 406
定价: 38.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6341387

内容简介  · · · · · ·

本书是迄今为止国内外首次出版的甲戌本《红楼梦》的校订本。

本书与普通印本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可以从中窥见曹雪芹生前创作这部小说的早期原貌,并可直接品味到作者的〔红颜知已〕脂砚斋在甲戌原稿本上留下的一千六百余条珍贵批语,大多是现存其他脂评古抄本所阙如的。这是打开《红楼梦》迷宫的一钥匙。

本书所据底本,是目前发现的十二种《红楼梦》脂评古抄本中产生年代最早、保存原貌最真切、残缺也较多、但却是最珍贵的一种,由胡适先生一九二七年发现收藏,原寄存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现藏上海博物馆。今据一九六一年台湾首次面世的影印本及此后内地出版的影印本校点排印,并悉数收录了原底本及影印本上有关此书的各种资料。

本书自二○○○年十二月出版问世以来,曾经四资修订,八次重印。此为第五次修订之新版,增补了一些新的珍贵图片及附录资料。

作者简介  · · · · · ·

邓遂夫,原名邓遂富,后改作邓遂夫,四川省自贡人,当代著名学者,红学家。现为中国红学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自贡市李宗吾学术研究会会长。

主要作品:

《红学论稿》

《草根红学杂俎》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

目录  · · · · · ·


走出象牙之塔——《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导论
《红楼梦》脂评本源流示意图
校勘说明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凡例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 林黛玉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 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 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 宝玉笑道:“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 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 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 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 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 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 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 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 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 引自章节: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 红楼梦曲 〔第一支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第二支终身误【薛宝钗】〕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第三支枉凝眉【林黛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第四支恨无常【贾元春】〕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遥。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第五支分骨肉【贾探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莫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第六支乐中悲【史湘云】〕襁褓中,父母双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雄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第七支世难容【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美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第八支喜冤家【贾迎春】〕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的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第九支虚花悟【贾惜春】〕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

    —— 引自章节:十二钗正册判词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