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红楼梦 9.6

红楼梦
豆瓣评分:9.6
作者: 曹雪芹 著 / 周汝昌 汇校
出版年: 2006-12
页数: 896
定价: 58.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四大名著
ISBN: 9787010060187

内容简介  · · · · · ·

红学家周汝昌汇校本《红楼梦》于2006年末由人民(展开全部)

红学家周汝昌汇校本《红楼梦》于2006年末由人民

作者简介  · · · · · ·

内容提要

本书是周汝昌先生逾半个世纪,根据存世的十一个古本《红楼梦》,一字一句精校而成。汇校者研求领会曹雪芹真文笔意,审辨伪文假续、窜乱讹误,力求恢复原貌,给广大红楼爱好者提供一个信本。它不同于含四十回高鹗续书的一百二十回本,堪称真正意义上的“曹雪芹著”。

一般读者以为,曹雪芹生前只留下了《红楼梦》前八十回。而周汝昌等学者认为,曹雪芹是写完了《红楼梦》的,只是八十回后的文稿因故迷失了。在本书末尾收录的文章《脂砚痕清云未散红楼影切梦犹香》中,汇校者根据脂砚斋批语提供的线索,阐述了他对《红楼梦》八十回后内容的研究成果,展现了一个完整的真本《红楼梦》,可供读者参考。

本书力求忠实于古抄本。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清乾隆时期,文人用口语写作的不多,所谓“白话”里的许多字尚无定规,作者常常以音记字,难免彼此不一。古人书写还有自己的习俗:爱写异体字,总不愿千篇一…

(展开全部)

内容提要

本书是周汝昌先生逾半个世纪,根据存世的十一个古本《红楼梦》,一字一句精校而成。汇校者研求领会曹雪芹真文笔意,审辨伪文假续、窜乱讹误,力求恢复原貌,给广大红楼爱好者提供一个信本。它不同于含四十回高鹗续书的一百二十回本,堪称真正意义上的“曹雪芹著”。

一般读者以为,曹雪芹生前只留下了《红楼梦》前八十回。而周汝昌等学者认为,曹雪芹是写完了《红楼梦》的,只是八十回后的文稿因故迷失了。在本书末尾收录的文章《脂砚痕清云未散红楼影切梦犹香》中,汇校者根据脂砚斋批语提供的线索,阐述了他对《红楼梦》八十回后内容的研究成果,展现了一个完整的真本《红楼梦》,可供读者参考。

本书力求忠实于古抄本。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清乾隆时期,文人用口语写作的不多,所谓“白话”里的许多字尚无定规,作者常常以音记字,难免彼此不一。古人书写还有自己的习俗:爱写异体字,总不愿千篇一律,不同于今天的规范化汉字。汇校者从诸本互查,判知曹雪芹底稿用字用词并非整齐划一,往往先后互异,义同而体殊,比如“委屈”与“委曲”、“打量”与“打谅”、“服侍”与“伏侍”等等,不一一列举。

又如“一趟”写作“一淌”,“很是”写作“狠是”,又如今天的“逛”字,旧本有“矌”、“旷”、“双人旁+狂”、“单人旁+狂”的不同写法,等等。皆互见杂用,是当时书写习惯各随己意,或因为时地不同,誊清修改所致。

更有今天的读者不易理解的用字,例如满洲八旗人书写往往出现别字,如“镶”写作“厢”,习见不以为异。本书意在追寻原书本来面目,保留各种异体字,不作统一性整理。书中的这些字词现象,经事前说明,又择要加注,应该并不影响读者通畅阅读,并且,还能从中感悟到汉语白话写作的流变演进,以及终于形成今天规范的来龙去脉。

此外古抄本与流行俗本中,人物名字也有不同之处,如“待书”不是“侍书”,“碧浪”不是“碧痕”,“棋官”不是“琪官”。又如妙玉所住之处实为“拢翠庵”,并非“栊翠”。这些的差异,读者感到陌生,以致认为是错字误植,均请留意审辨。

除了流布较广的包括高续在内的通行本外,市面上也有各种“古本”《红楼梦》,包括以单一或多个抄本为底本校订的“汇校本”,但多为罗列异文现象,并非汇勘取舍、写定全文;此类文本,可供研究者使用,却难以通行。现在出版这个周汇本,意在为普通读者欣赏曹雪芹的《红楼梦》,提供一种新的选择。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曹雪芹,中国最伟大的古典小说家之一。清代人。名霑,号雪芹,1724年生于贵族世家,1764年去世。一生恰值曹家极盛而衰的时期,最大的成就是创作了文学巨著——长篇小说《红楼梦》。

小说原名“石头记”,曾以手抄本流传;1791年,首次以活字印刷出版时改称“红楼梦”。小说运用现实主义手法,描写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爱情悲剧,表现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揭示了封建社会末期渐趋崩溃的真实内幕,反映了那个时代对个性解放和人权平等的要求以及初步的民主主义精神,创造出一个含蓄深沉、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小说语言简洁纯净,准确传神而多彩,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红楼梦》被公认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

汇校者简介:周汝昌,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者、书法家和诗人。生于1918年,天津人,历任四川大学讲师,人民文学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妹妹往那里去?怎么又哭了?又是谁得罪了你?” 林黛玉回头见是宝玉,便勉强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了。” 宝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泪珠儿未干,还撒谎呢。”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 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 宝玉笑道:“说话忘了情,不觉的动了手,也就顾不的死活。” 林黛玉道:“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 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赶上来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林黛玉见问,方想起前日的事来,遂自悔自己又说造次了,忙笑道:“你别着急,我原说错了。这有什么的,筋都暴起来,急的一脸汗。” 一面说,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 林黛玉听了,怔了半天,方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这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 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林黛玉道:“果然我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 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林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宝玉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黛玉。 两个人怔了半天,林黛玉只咳了一声,两眼不觉滚下泪来,回身便要走。宝玉忙上前拉住,说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说一句话再走。” 林黛玉一面拭泪,一面将手推开,说道:“有什么可说的。你的话我早知道了!”口里说着,却头也不回竟去了。

    —— 引自章节: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 红楼梦曲 〔第一支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第二支终身误【薛宝钗】〕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第三支枉凝眉【林黛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第四支恨无常【贾元春】〕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遥。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第五支分骨肉【贾探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莫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第六支乐中悲【史湘云】〕襁褓中,父母双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雄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第七支世难容【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美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第八支喜冤家【贾迎春】〕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的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第九支虚花悟【贾惜春】〕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

    —— 引自章节:十二钗正册判词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