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暗室手册 9.1

暗室手册
豆瓣评分:9.1
作者: [美] 耶日·科辛斯基 (Jerzy Kosinski)
出品方: 世纪文景
原作名: Steps
译者: 杨向荣
出版年: 2020-4-20
页数: 176
定价: 49.00元
ISBN: 9787208163263

内容简介 ······

☆ 1969年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奖作品,被誉为与卡夫卡、塞利纳媲美的黑色寓言经典。

☆ 作者耶日·科辛斯基一生充满神秘与传奇。他是“二战”大屠杀中的幸存者,也是阿瑟·米勒、大卫·福斯特·华莱士推崇的作家。他是滑雪爱好者,还做过摄影师,并通过伪造文件的方式成功 移民。《暗室手册》中的许多故事与作者本人经历高度重合,展现了一个异乡人在孤独与危险的生活中不断求生的旅程。

☆ 由多个短小故事组成,可以从任意一个片段读起,但连起来也是一部完整的小说。生活本无意义,但我们的生活,就是在片段的空隙中创造意义。这部书精确勾画了当代人内心的幽暗角落,但也为我们展示了人与人之间爱和理解的可能。

————————————————————————

他的作品表现的是,在人类身心越轨的状态下,梦境与日常生活的尖利毒牙与斑驳色彩。

——美国艺术和文学学会奖颁奖词

科辛斯基的文字能够…

(展开全部)

☆ 1969年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奖作品,被誉为与卡夫卡、塞利纳媲美的黑色寓言经典。

☆ 作者耶日·科辛斯基一生充满神秘与传奇。他是“二战”大屠杀中的幸存者,也是阿瑟·米勒、大卫·福斯特·华莱士推崇的作家。他是滑雪爱好者,还做过摄影师,并通过伪造文件的方式成功 移民。《暗室手册》中的许多故事与作者本人经历高度重合,展现了一个异乡人在孤独与危险的生活中不断求生的旅程。

☆ 由多个短小故事组成,可以从任意一个片段读起,但连起来也是一部完整的小说。生活本无意义,但我们的生活,就是在片段的空隙中创造意义。这部书精确勾画了当代人内心的幽暗角落,但也为我们展示了人与人之间爱和理解的可能。

————————————————————————

他的作品表现的是,在人类身心越轨的状态下,梦境与日常生活的尖利毒牙与斑驳色彩。

——美国艺术和文学学会奖颁奖词

科辛斯基的文字能够完美传递他的意图:凝练,疏离,如宝石一般明晰,总体上充满克制。强大有力又深刻地令人不安。

——《纽约时报》

低调内敛,叙述简洁,处处克制。

——《纽约时报书评》

和康拉德、纳博科夫一样,经过神奇的训练,科辛斯基已经能用辛辣而且克制的英语写作。他是一位文体家,即使和英语母语者的作家相比,他也几乎没有对手。阅读这部小说使我确信,他是我们文坛最有天赋的新作者之一。

——欧文·豪,《哈泼斯杂志》

——————————————

这是一部由众多短小的故事片段构成的小说。这些故事写到了:被信用卡的魔力迷住的乡村女孩;一只不断吃掉自己触须的章鱼;疗养院里的游客、病人和滑雪教练之间的三角恋爱故事;做了逃兵的一天;富人圈子里的赛车游戏以及这场游戏最终造成的惨剧;为了避免被处决,而在刹那间成为行刑者的情境;“我”离开故乡,来到富足又冷漠的新大陆,开始艰辛、危险又充满诱惑的生活……科辛斯基将自己真实的人生经历和想象糅合在一起,连缀起这部洞察20世纪生活启示录。小说揭示了外部环境对人的控制和异化,人与人之间危险而脆弱的关系。但在这种生存中,主人公也在发现美的完成和人与人互相理解的可能。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耶日·科辛斯基(1933—1991),出生于波兰,在“二战”纳粹大屠杀中幸存,1957年移民美国。曾获古根海姆奖金和福特基金会奖金。1969年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1970年获得美国艺术和文学学会奖。1991年死于自杀。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等我们在坛子里差不多装满蝴蝶,我们就在坛子的边缘点燃火柴。蓝色的烟雾在里面搏动的花朵中慢慢升起。起先,好像每添加一根新火柴还不至于让蝴蝶死去,但是那些活着的花瓣群的命却没了,因为这些蝴蝶飞得越来越快,互相碰撞着,敲掉它们翅膀上的彩色粉尘。每次烟雾模糊了玻璃坛,蝴蝶就重复一次它们疯狂的旋转。我们打赌它们中哪只会在与烟雾的搏斗中活得最长,每只蝴蝶可以再撑过多少根火柴。坛子底下的花束变得越来越淡,当最后一片花瓣落到尸体堆上时,我们把坛子举起来暴露出一片没有生命的几缕青烟。微风吹走了那缕青烟——看上去有几具尸体好像在颤抖,准备再次举起翅膀。

  • 一天我参加一个孩子的葬礼,他吃木耳中毒死了,是村里最富有的农场主之一的儿子。每个参加葬礼的人都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看上去温顺又谦卑。 那位哀伤的父亲站在散开的坟墓旁边时,我仔细打量着他。孩子父亲的脸色黄得像新翻的土,眼睛赤红,肿胀。他依偎在妻子身边,双腿发抖,勉强能撑住自己的身体。棺材抬到坟墓旁边时,他扑到漆亮的棺盖上,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同时亲着棺盖,好像那就是他的孩子。他的哭声与妻子的哭声打破了寂静,像空荡荡的舞台上发出的二重唱。 我慢慢清楚了,这些农民对他们孩子的爱就像牲口中突然爆发的热病一样难以控制。我经常看到一个母亲抚摸着孩子柔软的头发,一个父亲举起双手把孩子抛向天空,然后又稳稳地接住。我经常看到小孩在他们肥胖的腿上摇来晃去,跌跌撞撞,摔倒,然后又爬起,好像那助推他们的力量跟让向日葵稳定地摆来摆去的风是同一股力量。

    —— 引自第39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