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商禽诗全集 9.1

商禽诗全集
豆瓣评分:9.1
作者: 商禽
出品方: 雅众文化
出版年: 2020-1
页数: 352
定价: 68.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雅众诗丛·国内卷
ISBN: 9787559637574

内容简介  · · · · · ·

“唯一值得自己安慰的是,我不去恨。我的诗中没有恨。”

中文现代诗开拓者 享誉国际的现代文学奠基人

商禽首部简体中文诗集

穿越时代的漂泊者 撞击灵魂的雕塑家

【内容简介】

他做过码头临时工、园丁、卡车司机,卖过牛肉面。一九六〇年开始,以笔名“商禽”发表诗作,震惊文坛,被 誉为台湾现代诗最重要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

商禽的诗作量少而质精,散文诗的创作形式以及超现实主义风格,往往能在最现实的题材中发挥超出现实的深刻想象力,令其诗作兼具冷峻的自省与悲悯的同情。诺贝尔奖评委、著名汉学家马悦然曾称商禽是台湾现代派最重要的诗人之一。

本书是商禽作品的首部中文简体版,完整收录了诗人创作生涯所有出版诗集及其他刊登于报章之散作,以期为读者完整呈现这座中文现代诗歌史上的丰碑。

【编辑推荐】

◆商禽是台湾现代诗歌史上最重要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亦是中文现代诗歌史上最重要的诗…

(展开全部)

“唯一值得自己安慰的是,我不去恨。我的诗中没有恨。”

中文现代诗开拓者 享誉国际的现代文学奠基人

商禽首部简体中文诗集

穿越时代的漂泊者 撞击灵魂的雕塑家

【内容简介】

他做过码头临时工、园丁、卡车司机,卖过牛肉面。一九六〇年开始,以笔名“商禽”发表诗作,震惊文坛,被 誉为台湾现代诗最重要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

商禽的诗作量少而质精,散文诗的创作形式以及超现实主义风格,往往能在最现实的题材中发挥超出现实的深刻想象力,令其诗作兼具冷峻的自省与悲悯的同情。诺贝尔奖评委、著名汉学家马悦然曾称商禽是台湾现代派最重要的诗人之一。

本书是商禽作品的首部中文简体版,完整收录了诗人创作生涯所有出版诗集及其他刊登于报章之散作,以期为读者完整呈现这座中文现代诗歌史上的丰碑。

【编辑推荐】

◆商禽是台湾现代诗歌史上最重要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亦是中文现代诗歌史上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他与瘂弦、洛夫、张默等诗人一齐将台湾现代诗推至高峰并推广至全世界。本书是商禽的首部简体中文版诗集。

◆商禽的创作量少而质精,一生仅作诗两百余首,此次完整收录其创作生涯的全部诗作,并同时收入创作年表以及相关评论索引,完整呈现商禽诗歌全貌。

◆商禽的诗以超现实主义的风格和散文诗的写作手法而闻名,其诗宛如变调之鸟,在历史与现实间发出愤慨与悲鸣之声。

【名人推荐】

商禽的诗像他的生活历史一样是独特的。——马悦然

上帝给他的生命太短,但他的诗会流传下去,他是在我们之间走得最前面、成绩也最好的诗人,是我们的表率。 ——痖弦

诗人往生,诗篇永存,陪伴一代又一代的读者“瞻望岁月”。 ——林怀民

作者简介  · · · · · ·

商禽

原名罗显烆,又名罗燕、罗砚,曾用笔名罗马、夏离、壬癸等,原籍四川珙县,十六岁从军,流徙过中国西南各省,其间开始搜集民谣,试做新诗。赴台后做过编辑、码头临时工、园丁等,也卖过牛肉面,后于《时报周刊》担任主编,任副总编辑退休。

商禽被称为“文坛鬼才”,其成名作多为散文诗,诗作数量不超过两百首,著作仅有诗集《梦或者黎明》(1969)、《用脚思想》(1988),以及增订本《梦或者黎明及其他》(1988)和选集《商禽·世纪诗选》(2000)、《商禽集》(2008)五种,另有英、法、德、瑞典文等译本。

目录  · · · · · ·

目 录
推荐序001
卷一
梦或者黎明
辑一
行径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火红的太阳沉没了,镍白的月亮还没有上升,云在游离,雾在泛滥。于异地的黄昏,于夜合欢的叶隙挤落的风声里,我听见一个声音,隐约地,在向我询问:“你是哪里人?”我常怕说出自己生长的小地名令人困惑,所以我答说:“四川。”哪晓得我如此精心的答案对他似乎成为一种负担。我随即附加了一个响亮的说明:“就是那叫做天府之国的地方。”“天府之国?哈哈,难道你也相信天国么?”这就太令人困恼了,连四川都不知道!那么,我说:“中国。”这总不至于不知道了吧?“中国?”似乎连这都足引起他的惊愕。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外国人叫她做CHINA,面积一千一百余万平方公里,人口四万万五千万,有五千年历史文化,是世界五大文明古国之一……”“世界?请你不要用那样狭义的字眼好吗?”“地球,”我说。“地球,这倒勉强像一个地方,你能再具体点吗?”“太阳系!”我简直生气了。我大声地反问道:“那么,你的籍贯呢?” 轻轻地,像虹的弓擦过阳光的大提琴的E弦一样轻轻地,他说:“宇——宙。”

    —— 引自章节:籍贯020
  • 诗大序上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我想,这该是在讨论诗的本质和创作过程,而不是解释诗的内容是什么的问题。 照古人的解释,志是志向,是怀抱。诗便成了“述怀”“载道”的工具了。 不仅古人,今人也一直以为诗,乃至所有的文学都是一种工具。 我不喜欢做工具的工具。

    —— 引自章节:商禽诗观313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