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现实与欲望 9.1

现实与欲望
豆瓣评分:9.1
作者: [西班牙] 路易斯·塞尔努达
副标题: 塞尔努达流亡前诗全集(1924—1938)
原作名: LA REALIDAD Y EL DESEO
译者: 汪天艾
出版年: 2016-1
页数: 365
定价: 58.00
装帧: 精装
丛书: 副本译丛
ISBN: 9787541142062

内容简介  · · · · · ·

塞尔努达的作品是一条通向我们自己的路。……很少有这样的现代诗人,无论何种语言,能给我们带来这样不寒而栗的体验,当我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说出真理的人。他击中了我们每个个体的内心,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真理。—— 奥克塔维奥·帕斯

自上世纪20年代起,塞尔努达的诗歌作品漫步涉足二十世纪欧洲和西班牙诗歌几乎所有的风格、音调和抒情领域:一方面,是纯诗、超现实主义、新浪漫主义和反抒情主义(或可称为无韵主义);另一方面,是歌诗传统、哀歌、颂歌、牧歌、戏剧诗歌、叙事诗歌、冥思短诗和亚历山大体律诗(或可称为文化主义诗歌)。这种创作风格上的多元化与诗人的生命轨迹完全相应,使塞尔努达在“二七年代”众多伟大诗人中独树一帜、被西班牙尤其是1960年后涌现的诗人尊崇为典范的根源。他屹立于传记记录与形而上冥思的交汇点上,每个个体的体验与一个至高的同一体验在他的诗里相遇。——何…

(展开全部)

塞尔努达的作品是一条通向我们自己的路。……很少有这样的现代诗人,无论何种语言,能给我们带来这样不寒而栗的体验,当我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说出真理的人。他击中了我们每个个体的内心,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真理。—— 奥克塔维奥·帕斯

自上世纪20年代起,塞尔努达的诗歌作品漫步涉足二十世纪欧洲和西班牙诗歌几乎所有的风格、音调和抒情领域:一方面,是纯诗、超现实主义、新浪漫主义和反抒情主义(或可称为无韵主义);另一方面,是歌诗传统、哀歌、颂歌、牧歌、戏剧诗歌、叙事诗歌、冥思短诗和亚历山大体律诗(或可称为文化主义诗歌)。这种创作风格上的多元化与诗人的生命轨迹完全相应,使塞尔努达在“二七年代”众多伟大诗人中独树一帜、被西班牙尤其是1960年后涌现的诗人尊崇为典范的根源。他屹立于传记记录与形而上冥思的交汇点上,每个个体的体验与一个至高的同一体验在他的诗里相遇。——何塞·特鲁埃尔·贝纳文特

作者简介  · · · · · ·

路易斯·塞尔努达(Luis Cernuda),西班牙著名诗人,“二七年代”代表之一。1902年出生于塞维利亚,1938 年因西班牙内战开始流亡,此后二十五年辗转英、美、墨西哥直至去世,终其一生未再回国。

他的创作生涯是对欧洲诗歌财富的缓慢继承,风格先后受到法国超现实主义、荷尔德林以及十九世纪以降英国诗歌的浸染,堪称西班牙诗坛的“欧洲诗人”,被西语世界二十世纪下半叶的数代诗人奉为经典和偶像。

关于译者

汪天艾,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文哲系博士在读,研究方向二十世纪西班牙诗歌,尤以塞尔努达和战后“五〇年代”诗人为专攻。此前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葡语系和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比较文学系。译著有塞尔努达散文诗集《奥克诺斯》(人民文学目录  · · · · · ·

代译序:真理与欲望(何塞·特鲁埃尔·贝纳文特) / i
辑一 最初的诗
一 / 3
二 / 5
三 / 6
四 / 8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死亡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死亡 一看见你,喧闹的少年, 黑色星辰下熟睡的海, 还布满海妖的鳞片, 或是展开的绸缎 变成夜里的火 悸动的和声, 金色像雨水一样, 阴沉像生命有时那样。 你没看见我却站在我身旁, 无知的飓风, 星星蹭过我的手放弃永生, 许多世纪的回忆 ,你明白 爱是怎样的斗争 当两个相同的身体噬咬对方。 我从没见过你; 我望着小动物在绿太阳下嬉戏。 不担心狂躁的树木, 我感觉到光在我体内切开一道伤口; 那痛楚展示出 这昏暗的形态怎样反射着远处的光 显得光芒万丈。 那样光芒万丈, 以至我失去的时间,我自己, 我们都摆脱那阴影, 只做 光的记忆; 光里我看到自己遇见, 绸缎,水或树木,一瞬间。

    —— 引自章节:我想知道为什么这死亡
  • 三重流亡在诗人身上相交相融:政治的,精神的,冥思的。 他心中爱的真理是同性的,一种充满年少蓬勃的气息、几乎尚未成年的同性情欲,而这一点,他从未掩饰过。 世界之大,诗人却在任何角落都属于精神上的异邦人。 他冰雪在外火焰于内。谁触碰到他都会结冰,他却暗自燃烧。他不懂爱却总在爱……不懂生活却还活着。哪里都没有他的位置。他总是渴望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他是那个局外人。他寻找现实;也就是说,真理与诗歌。它们在哪里?也许他自己是真理,自己是诗歌。 自上世纪 20年代起,塞尔努达的诗歌作品漫步涉足二十世纪欧洲和西班牙诗歌几乎所有的风格、音调和抒情领域:一方面,是纯诗、超现实主义、新浪漫主义和反抒情主义(或可称为无韵主义);另一方面,是歌诗传统、哀歌、颂歌、牧歌、戏剧诗歌、叙事诗歌、冥思短诗和亚历山大体律诗(或可称为文化主义诗歌)。 塞尔努达推崇被禁止的欢愉帝王般的统治,对抗着任何否决他自由的机制:婚姻、家庭、宗教和法律。 如果说,到了某个特定的年龄,每位诗人都会面对一个三岔口:或在加强技艺的基础上自我重复,或决定完全放弃诗歌归于沉默,或渴望进入全新的意识状态重塑创作;那么,第七辑《云》体现的正是最后这种全新的状态。

    —— 引自章节:六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