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时间的玫瑰 8.6

时间的玫瑰
豆瓣评分:8.6
作者:  北岛
出版年: 2005-8
页数: 322
定价: 33.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3416637

内容简介  · · · · · ·

作者北岛用“诗歌传记”的表现手法,向我们娓娓道来20世纪最为辉煌的诗歌时代——“黄金时代”的代表人物,其中包括洛尔加、曼德尔施塔姆、里尔克、特拉克尔、策兰、帕斯捷尔纳克、特朗斯特罗默、艾基、狄兰·托马斯。这些诗人也是北岛最喜欢和热爱的。用平等、理性的眼光,雕琢20世纪的“黄金时代”。一种完全出自个人思想,又完全超越个人思想范畴,面对诗歌与历史的理性思想。

在手法上,作者把诗、诗歌和时代有力地融合在一起,同时也谈到人的文论创作,在整个过程中,北岛再现了诗人的生平、时代。“我采用的是一种复杂的文体,很难归类,依我看,这和现代诗歌的复杂性,和个人代和作品,也分析了外诗中译面对的困局和荒诞,迫使读者直视文化穿越的可能和不可能与时代、经验与形式、苦难与想象间的复杂性有关。”

作者简介  · · · · · ·

北岛,原名赵振开,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969年当建筑工人,后在某公司工作。80年代末移居国外。

北岛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十年动乱后期,反映了从迷惘到觉醒的一代青年的心声, 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造成了诗人独特的冷抒情”的方式――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辨性。他在冷静的观察中, 发现了“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如何造成人的价值的全面崩溃、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他想“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北岛建立了自己的“理性法庭”,以理性和人性为准绳,重新确定人的价值,恢复人的本性; 悼念烈士,审判刽子手;嘲讽怪异和异化的世界,反思历史和现实;呼唤人性的富 贵,寻找“生命的湖”和红帆船”。清醒的思辨与直觉思维产生的隐喻、象征意象相结合,是北岛诗显著的艺术特征,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悖论式警句,造成了北岛诗独…

(展开全部)

北岛,原名赵振开,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969年当建筑工人,后在某公司工作。80年代末移居国外。

北岛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十年动乱后期,反映了从迷惘到觉醒的一代青年的心声, 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造成了诗人独特的冷抒情”的方式――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辨性。他在冷静的观察中, 发现了“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如何造成人的价值的全面崩溃、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他想“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北岛建立了自己的“理性法庭”,以理性和人性为准绳,重新确定人的价值,恢复人的本性; 悼念烈士,审判刽子手;嘲讽怪异和异化的世界,反思历史和现实;呼唤人性的富 贵,寻找“生命的湖”和红帆船”。清醒的思辨与直觉思维产生的隐喻、象征意象相结合,是北岛诗显著的艺术特征,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悖论式警句,造成了北岛诗独有的振聋发聩的艺术力量。著有诗集《太阳城札记》、 《北岛诗选》、《北岛顾城 诗选》等。

目录  · · · · · ·

序言 回忆:一个时代的翻译和写作(柏桦)
洛尔加: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曼德尔施塔姆: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里尔克: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特拉克尔:陨星最后的金色
策兰: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我目睹我自己的生活变得苦不堪言,但最终成为正直忠诚的人性之路,我将一如既往地追寻。 让我变苦。把我数进杏仁中。 什么雪球会聚拢词语,取决于回绝你的风 当守门人沉睡 你和风暴一起转身 拥抱中老去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鸟路界定天空 你回望那落日 消失中呈现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刀在水中折弯 你踏笛声过桥 密谋中哭喊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笔划出地平线 你被东方之锣惊醒 回声中开放的是 时间的玫瑰 镜中永远是此刻 此刻通向重生之门 那门开向大海 时间的玫瑰

    —— 引自第109页
  • 艺术并非爱好,而是死亡的召唤。 我没够到云彩,但并不意味云彩不存在。 诗歌是不可能早就的可能,和音乐一样,它是看不见欲望的可见的记录,是灵魂的神秘造就的肉体,是一个艺术家所爱过的一切的悲哀遗物 它单调地哭泣,像水在哭泣,像风在雪上哭泣。要止住它,不可能。它哭泣,是为了远方的东西。 南方的热沙/渴望白色山茶花。哭泣,没有鹄的箭,没有早晨的夜晚,于是第一只鸟,死在枝上。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马在山中。 我用呻吟之词歌唱他的优雅,我记住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在死亡般存在的时刻的感觉:所有人都值得爱。醒来,你感到这世界的苦涩;其中有你所难赎的罪;你的诗是一种残缺的补偿。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我自己也在悄悄跟你的那种宿命感较量,没能得出任何结论。我知道,诗人一方面受到命运的假面和垂顾,另一方面却被命运的轮子碾得粉身碎骨。他天生要承受这种命运。—《莎洛美回忆录》 里尔克的墓志铭:玫瑰,纯粹的矛盾,乐 为无人的睡梦,在众多 眼睑下

    —— 引自第4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