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 7.5

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
豆瓣评分:7.5
作者: [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译者: 林之木 / 王永年
出版年: 2016-8
页数: 75
定价: 26.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博尔赫斯全集
ISBN: 9787532770663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

阿根廷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西班牙语文学大师。

一八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少年时随家人旅居欧洲。

一九二三年出版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一九二五年出版第一部随笔集《探讨集》,一九三五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恶棍列传》,逐步奠定在阿根廷文坛的地位。代表诗集《圣马丁札记》《老虎的金黄》,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阿莱夫》,随笔集《永恒史》《探讨别集》等更为其赢得国际声誉。译有王尔德、吴尔夫、福克纳等作家作品。

曾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文学教授,获得阿根廷国家文学奖、福门托国际出版奖、耶路撒冷奖、巴尔赞奖、奇诺•德尔杜卡奖、塞万提斯奖等多个文学大奖。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病逝于瑞士日内瓦。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实实在在的厚厚积尘 表明着岁月的久远 我们留连迟疑、敛声屏息, 徜徉在缓缓展开的排排陵墓之间, 树影和石碑的絮语 承诺或显示着 那令人欣羡的已死的尊严。 坟丘是美的: 直白的拉丁文铭刻着生死的日月年, 碑石和鲜花融为一体, 冢园葱翠好似庭院一般, 还有那如今已经停滞并成为仅存的 许许多多历史上的昨天。 我们常常错将那恬静当成死亡, 以为在渴望自己的终结, 实际上却是向往甜梦与木然。 生命确实存在, 震颤于剑锋和激情, 傍依着常春藤酣眠。 时间和空间本是生命的形体, 灵魂的神奇凭依, 灵魂一旦消散, 空间、时间和死亡也随之消匿, 就像阳光消失的时候, 夜幕就会渐渐地 把镜子里的影像隐蔽。 给人以恬适的树荫, 轻摇着小鸟栖息的枝头的徐风, 消散之后融入别的灵魂的灵魂, 但愿这一切只是 总有一天不再是不可理解的奇迹的奇迹, 尽管一想到它注定会周而复始 我们的日子就会充满惊恐疑惧。 在拉雷科莱塔那个我的骨灰将要寄存的地方, 正是这样一些年头萦绕在我的心际。

    —— 引自第7页
  • 威胁 爱情来了。我必须躲避或者逃跑 爱情牢狱的围墙在增高,就像是在噩梦中一般。那美丽的面具变了花样,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写诗著文,模棱的渊博,学习剽悍的北方民族用以讴歌大海和武功的词语,沉稳的友情,图书馆里的一排排书架,日常的用物,各种生活习惯,恒久的母爱,前辈的军人风采,没有尽时的长夜,梦里的感觉,所有这切护身法宝能对我有什么用处? 与你结伴还是不与你结伴,这是我生命的关键抉择。 瓦罐已经在井台上磕破,人已经随着鸟叫离开了被窝,扒着窗口偷望的人们已经隐去了身影,然而,伴随着黑暗而来的却并不就是平静。 爱情来了,我已经知道了:听到你的声音时,我感受到了那份激动与轻松、期待与回忆以及对接踵而来的事情的恐惧。 这就是充满着神话、充满着小小的无益魅力的爱情 有一个我不敢涉足的角落。我已经陷人了千军万马、鸟合暴民的重重的包围之中(这个房间是一个虚幻的空间,她并没有发现。) 个女人的名字让我无法隐藏。 个女人使我浑身疼痛

    —— 引自第96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