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 7.7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
豆瓣评分:7.7
作者: [巴西]卡洛斯·德鲁蒙特·德·安德拉德
副标题: 安德拉德诗选
原作名: A Flor e a Náusea
译者: 胡续冬
出版年: 2018-10
页数: 158
定价: 49.00
装帧: 精装
丛书: 俄耳甫斯诗歌译丛
ISBN: 9787544771542

内容简介  · · · · · ·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为“巴西国宝级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精选集,中文世界首次译介。

安德拉德是巴西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风格充满俚语活力和文字游戏快感的反讽式抒情,并对巴西本土现实语境持有批判态度,融入了通过反思二战而获得对人类现代文明的诸多复杂感受。他是那代巴西文坛,最具革命精神的人物。1980年末,他的头像出现在巴西的50元纸币上,成为国民最为爱戴的“公众诗人”。

2016年8月6日,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巴西影坛一姐费尔南达•蒙特内格罗和英国影后朱迪•丹奇联袂朗读了安德拉德最负盛名的诗篇——《花与恶心》。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收入了三部重要诗集(《一些诗》《自然之爱》《人民的玫瑰》)中的诗歌作品。他解放了诗歌语言,大胆采用平民化的口语来书写日常生活,甚至糅入市井俚语,以冷峻幽默的同情心,提升了巴西日常生活的抒情表…

(展开全部)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为“巴西国宝级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精选集,中文世界首次译介。

安德拉德是巴西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风格充满俚语活力和文字游戏快感的反讽式抒情,并对巴西本土现实语境持有批判态度,融入了通过反思二战而获得对人类现代文明的诸多复杂感受。他是那代巴西文坛,最具革命精神的人物。1980年末,他的头像出现在巴西的50元纸币上,成为国民最为爱戴的“公众诗人”。

2016年8月6日,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巴西影坛一姐费尔南达•蒙特内格罗和英国影后朱迪•丹奇联袂朗读了安德拉德最负盛名的诗篇——《花与恶心》。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收入了三部重要诗集(《一些诗》《自然之爱》《人民的玫瑰》)中的诗歌作品。他解放了诗歌语言,大胆采用平民化的口语来书写日常生活,甚至糅入市井俚语,以冷峻幽默的同情心,提升了巴西日常生活的抒情表现力。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

巴西现代诗人、小说家。因诗歌触角常常伸向社会的黑暗和小人物,因此赢得了“公众诗人”的称号,是巴西最受民众敬爱的诗人,曾获得过多种重要的国际诗歌奖。

生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伊塔比拉。1925年,在贝洛奥里藏特创办期刊《杂志》,它后来成为这个州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的喉舌。当过新闻记者、教育部部长。1930年,第一部诗集《一些诗》出版,其现代主义诗歌创作达到成熟阶段。

卡洛斯•德鲁蒙德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他的诗作颇具反讽性,语言简洁流畅折射出人类生存的经验。诗歌以日常生活为题材,探索个人心灵的孤寂和相互之间的隔膜,充满嘲讽和幽默,有时流露悲观、遁世和怀疑情绪,带有创伤性的、戏剧化的诗歌自传的印记;风格质朴,摒弃惯用的旖旎修辞,采用平民化的口语,甚至揉入市井俚语,以现代主…

(展开全部)

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

巴西现代诗人、小说家。因诗歌触角常常伸向社会的黑暗和小人物,因此赢得了“公众诗人”的称号,是巴西最受民众敬爱的诗人,曾获得过多种重要的国际诗歌奖。

生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伊塔比拉。1925年,在贝洛奥里藏特创办期刊《杂志》,它后来成为这个州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的喉舌。当过新闻记者、教育部部长。1930年,第一部诗集《一些诗》出版,其现代主义诗歌创作达到成熟阶段。

卡洛斯•德鲁蒙德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他的诗作颇具反讽性,语言简洁流畅折射出人类生存的经验。诗歌以日常生活为题材,探索个人心灵的孤寂和相互之间的隔膜,充满嘲讽和幽默,有时流露悲观、遁世和怀疑情绪,带有创伤性的、戏剧化的诗歌自传的印记;风格质朴,摒弃惯用的旖旎修辞,采用平民化的口语,甚至揉入市井俚语,以现代主义手法大胆反叛传统诗歌修辞方式,在20世纪巴西乃至整个葡萄牙语文学界具有深远影响。从1947年出版的《新诗集》开始,作品显示出哲理倾向,带着伦理深度和政治深度的不安涌现,这种不安是后期诗歌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著有诗集《心灵的沼泽》《世界的感情》《诗集》《人民的玫瑰》《直到现在的诗歌》《明晰的谜》《露天里的农夫》《在野外过的生活》《事件的教训》等。此外,他还是短篇小说集《米纳斯的忏悔》《在岛上散步》和诗歌散文合集《何塞及其他》等作品的作者。

目录  · · · · · ·

一个筋斗(艾乌卡纳昂•费拉斯)
一些诗
七面诗
童年
天堂与地狱的婚姻
我也曾是巴西人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所有人都回到家里。 他们不怎么自由,但可以拿起报纸 拼读出世界,他们知道自己失去了它。 大地上的罪行,怎么可以原谅? 我参与了其中的很多,另一些我躲在一旁围观。 有些我认为很美,让他们得以出版。 柔和的罪行助人活命

    —— 引自章节:花与恶心
  • 爱总是这种调调: 争吵原谅原谅争吵。 生活不该被咒骂, 我们过完它就把它忘掉。 只有爱, 还要转过头来争吵, 原谅, 爱呀狗狗呀坏蛋呀火车呼啸。 但如果没了爱, 这辈子还有什么救药?

    —— 引自章节:爱的调调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