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保罗·策兰诗选 8.6

保罗·策兰诗选
豆瓣评分:8.6
作者:  [德] 保罗·策兰
译者: 孟明
出版年: 2010-09
页数: 600
定价: 68.00
装帧: 精装
丛书: 六点诗丛
ISBN: 9787561777183

内容简介  · · · · · ·

策兰毕生以诗为生存的依托,以诗人的天性对抗历史和遗忘,创造了一种“浓缩了我们所有年期记忆”的作品。今天,许多“年期”已经被人淡忘,但在作者逝世四十年后,时间并没有磨蚀他给我们留下的诗歌遗产——我们这个既富足又贫困的时代依然缺少的一种安慰。

本书从策兰的12部诗集及遗稿里精选300多首诗歌,多篇诗作首度译成中文,并附入珍贵手稿图片及策兰夫人铜版画作。

译者弁言选摘:

以诗歌对抗历史,对抗遗忘,这使策兰的写作始终处在风暴的中心。

策兰在世时,海德格尔就已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人“已经远远走在了最前面,却总是自己悄悄站在最后面”。这可能是哲学家对一个诗人的最高评价了。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研究者,包括伽达默尔﹑波格勒﹑德里达等哲学家,阐释策兰几乎每一首诗?这并不是普通的学问兴趣。因为策兰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人格力量的诗人,他不仅以犀利的诗歌之刃剖开人类历史离我们不…

(展开全部)

策兰毕生以诗为生存的依托,以诗人的天性对抗历史和遗忘,创造了一种“浓缩了我们所有年期记忆”的作品。今天,许多“年期”已经被人淡忘,但在作者逝世四十年后,时间并没有磨蚀他给我们留下的诗歌遗产——我们这个既富足又贫困的时代依然缺少的一种安慰。

本书从策兰的12部诗集及遗稿里精选300多首诗歌,多篇诗作首度译成中文,并附入珍贵手稿图片及策兰夫人铜版画作。

译者弁言选摘:

以诗歌对抗历史,对抗遗忘,这使策兰的写作始终处在风暴的中心。

策兰在世时,海德格尔就已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人“已经远远走在了最前面,却总是自己悄悄站在最后面”。这可能是哲学家对一个诗人的最高评价了。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研究者,包括伽达默尔﹑波格勒﹑德里达等哲学家,阐释策兰几乎每一首诗?这并不是普通的学问兴趣。因为策兰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人格力量的诗人,他不仅以犀利的诗歌之刃剖开人类历史离我们不远的一个时代出现的最暴力﹑最残酷的事件,还以他独特的语言方式创造了最优美的德语诗。

策兰没有僵硬的词语“板块”,更没有归类和贴上“意义”标签的诗歌词汇表。他只有词,两极化的词:抒情的时候,它们近得像是我们身边最日常的事物,充满亲切感;抽象的时候,意义立刻绷紧,燃烧,结晶,并且像黑色矿石那样发出光亮来。两者都提炼到它们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极限。这在战后欧洲诗人的作品里是很少见的。……仿佛这里有一个泛神论的世界,起作用的是更细小的事物,矿物和诗歌元素,生活在作者赋予它们的形态和意义之中。

策兰知道卑微的事物对生活的支承力:诗,在细微之中穿过世界。

作者简介  · · · · · ·

保罗·策兰(Paul Celan 1920-1970),二战以来影响最大的德语诗人;1952年,其成名作《死亡赋格曲》震撼德国;1960年获德国最高文学奖——毕希纳奖;作品备受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阿多诺、哈贝马斯等著名哲学家和思想家推重。

策兰生于罗马尼亚旧省北布科维纳首府切尔诺维茨(今属乌克兰)一个犹太家庭;父母二战期间死于纳粹集中营,他本人战后辗转定居法国,在流亡中背负历史记忆的重压继续生活和写作;1970年4月的一个深夜在巴黎投水自尽。

译者孟明,诗人。1955年生于海南岛。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国语言文学专业,获硕士学位;2003年-2005年在巴黎耶稣会神学院专修拉丁文和古希腊文。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后旅居法国,现居巴黎。

著有诗集《大记忆书》。另译有瓦雷里(Paul Valery)长诗《年轻的命运…

(展开全部)

保罗·策兰(Paul Celan 1920-1970),二战以来影响最大的德语诗人;1952年,其成名作《死亡赋格曲》震撼德国;1960年获德国最高文学奖——毕希纳奖;作品备受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阿多诺、哈贝马斯等著名哲学家和思想家推重。

策兰生于罗马尼亚旧省北布科维纳首府切尔诺维茨(今属乌克兰)一个犹太家庭;父母二战期间死于纳粹集中营,他本人战后辗转定居法国,在流亡中背负历史记忆的重压继续生活和写作;1970年4月的一个深夜在巴黎投水自尽。

译者孟明,诗人。1955年生于海南岛。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国语言文学专业,获硕士学位;2003年-2005年在巴黎耶稣会神学院专修拉丁文和古希腊文。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后旅居法国,现居巴黎。

著有诗集《大记忆书》。另译有瓦雷里(Paul Valery)长诗《年轻的命运女神》(La jeune Parque)、圣-琼•佩斯(Saint-John Perse)长诗《流亡》(Exil)、海德格论荷尔德林的论文《回忆》(Andenken)、弗朗索瓦•傅勒(Francois Furet)史学著作《思考法国大革命》(Penser la Revolution francaise)等。

目录  · · · · · ·

译者弁言
◎早期诗歌
母亲
异乡兄弟之歌
夜曲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Rosenstunde 玫瑰色晨光初现的时刻,转义指愉快的时光。 Ginster 染料木 欧洲常见的一种叫“扫帚木”,即金雀花。 Schierling 野芹 全株有毒,所含生物碱能致幻甚至致命。据柏拉图描述,苏格拉底即喝毒芹而死。 Raute 芸香 常绿小灌木,叶多呈菱形。自古被用作香料及药草,但其挥发油能使人痉挛以至危及性命,又被称作“死人草”(Totenkraut)。 Ein Blatt 一片叶,德文中亦指一页纸或一页信笺。 Lied von der Zeder 雪松之歌,犹太叙事歌谣。 Mohn 罂粟 Aschenkraut,字面意义为灰灰草,是瓜叶菊(Cineraria,Zinerarie)的德文俗称,尤指地中海盆地常见的银叶菊(Senecio cineraria),英文称作Silver Dust。 Schwelle 门槛 Distel 飞廉草 菊科草本植物,种类繁多,茎叶带刺,多见于荒野和干燥地带。 Strahl 光线/水柱 Leiche 尸体/漏排的字句(印刷行业) Äon 永世之物,源自希腊文,原指生命力,引申为年龄、生命、永恒等概念。 Verderben 朽 Eulenflucht 猫头鹰飞出来活动的时刻,即黄昏时分 Sternblume 星花,作者常用这一意象喻犹太人佩戴的黄色六角星标。 Mandorla 曼多拉,意大利文,原意为扁桃。希伯来文中扁桃树又喻“守夜者”。 Pneuma 普纽玛,古希腊斯多葛派哲学术语,本义为嘘气,指作为万物本原的、火焰般的“气”。基督教神学延用此词表示圣灵。 Siebenstern 七星草,报春花科,多年生小草本植物,花白色,冠七裂。文中使人联想到七姊妹星(Siebengestirn),还暗含犹太教七连灯台的隐喻。 Alraune 伤牛草,通称曼德拉草,茄属植物,根和叶有毒,可用作麻醉药。…

    —— 引自第1页
  • 夜下花唇 翘起来了, 云杉树干 枝枝交错, 青苔变灰了,石头松动了, 冰川上的穴鸟 为无边的飞翔而醒来: 就在这地方, 歇息着我们碰见的人: 他们不会说时间, 不数雪花, 也不顺着流水走到水坝。 他们独处一方, 各与各的夜厮守, 各与各的死相处, 脾气不好,光着头,披着 远近的霜。 他们还债,与生俱来的灵魂债, 他们向一个词还债, 毫无道理,就像夏天。 一个词——你知道的: 一具尸体。 我们来洗洗它吧, 给它梳头, 转它的眼睛, 把它转向天空。

    —— 引自第161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