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风景中的少年 8.6

风景中的少年
豆瓣评分:8.6
作者: [奥地利] 胡戈·冯·霍夫曼斯塔尔
副标题: 霍夫曼斯塔尔诗文选
译者: 李双志
出版年: 2018-2
页数: 460
定价: 55.00
装帧: 精装
丛书: 俄耳甫斯诗歌译丛
ISBN: 9787544749381

内容简介  · · · · · ·

《风景中的少年:霍夫曼斯塔尔诗文选》包含诗歌,诗剧,散文,为国内首次全面译介霍夫曼斯塔尔。

他是哈布斯堡王朝最后的缪斯,被里尔克、茨威格、格奥尔格尊为“昨日的世界”的代表,是一代人的精神首领。

他也是唯有济慈和兰波可比肩的少年成名的奇才,年仅十六七岁便以其不朽的诗与至今不可超越的散文在德语文学中青史留名。

“生命,梦幻与死亡”这个主题,贯穿了他一生的创作。他的散文、他的对话、他的诗歌中每一个韵律悠扬而优美动人的措辞都浸透了死亡之美,成为唯美至颓废的绝佳象征。他执意用美的文字,写出唯美与枯萎和速朽之间的宿命般的关联,并呈现出罕见的梦之质地。

内含霍夫曼斯塔尔自选最佳诗歌,重要诗剧(《愚人与死亡》《提香之死》《白扇记》《昨日》)和代表散文作品(《谈诗》)。国内首次译介。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胡戈•冯•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

新浪漫主义派及象征主义派诗人、剧作家、散文家。

出生于维也纳,是富商后裔、受封贵族,亦是文坛传奇。

16岁开始发表作品,其诗呈现出罕见的轻盈俊逸和宛如天成的精致完满,随即赢得了“神童”的雅称。他是19世纪末维也纳炙手可热的少年诗才,唯有彼时的济慈和兰波可比肩。

后主要转入诗剧的创作,以《昨日》《提香之死》《愚人与死神》《白扇记》为代表,延续了与诗歌相同的主旨和风格。这个赫尔曼•布洛赫推崇的“现代那喀索斯”,一如希腊神话中那个因迷恋自己倒影的美貌而早夭,继而化为水仙花的少年,他用美编织出光华与颓败,恋生与念死缠绕的绮丽之梦。“生命,梦幻与死亡”这个主题,贯穿了他一生的创作。

晚期致力于革新古希腊悲剧、中世纪神秘剧和巴洛克戏剧,改编了多部古希腊悲剧。后与马克斯•莱因哈特等人一起创办“萨…

(展开全部)

胡戈•冯•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

新浪漫主义派及象征主义派诗人、剧作家、散文家。

出生于维也纳,是富商后裔、受封贵族,亦是文坛传奇。

16岁开始发表作品,其诗呈现出罕见的轻盈俊逸和宛如天成的精致完满,随即赢得了“神童”的雅称。他是19世纪末维也纳炙手可热的少年诗才,唯有彼时的济慈和兰波可比肩。

后主要转入诗剧的创作,以《昨日》《提香之死》《愚人与死神》《白扇记》为代表,延续了与诗歌相同的主旨和风格。这个赫尔曼•布洛赫推崇的“现代那喀索斯”,一如希腊神话中那个因迷恋自己倒影的美貌而早夭,继而化为水仙花的少年,他用美编织出光华与颓败,恋生与念死缠绕的绮丽之梦。“生命,梦幻与死亡”这个主题,贯穿了他一生的创作。

晚期致力于革新古希腊悲剧、中世纪神秘剧和巴洛克戏剧,改编了多部古希腊悲剧。后与马克斯•莱因哈特等人一起创办“萨尔茨堡音乐节”,并与理查德•施特劳斯合作写了多部歌剧,如《玫瑰骑士》《失去影子的女人》《埃及的海伦娜》等。

茨威格、里尔克尊他为时代的首领,他是那个时代最精美也最纤弱的文化符号,象征着逝去的“昨日的世界”,是哈布斯堡王朝分崩离析前最后一缕瑰丽的余晖。

目录  · · · · · ·

纪念霍夫曼斯塔尔(托马斯•曼)

春尚早
有此一生
世之隐秘
三行体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有的人自然… 有的人自然注定死于下层, 那里沉重的船桨飞速翻动, 其他人在上居于船舵之侧, 熟知飞鸟的行迹和星辰的国度。 有的人总是以沉重之躯 卧于杂乱生活的根部, 其他人已有椅子为其备好 旁边是女先知,众女王, 他们安然就座如在家中 头脑轻松,双手轻松。 然而前一种生命会有阴影落下 坠向另一些生命, 而轻松者与沉重者紧密相连如同空气与土地: 完全被遗忘的族系的疲惫 我无法从我的眼皮上消除, 同样无法让受着惊惧的灵魂 避开远方星辰的无声坠落。 许多命运在我的命运边上交织, 一切都听由存在穿引游戏, 而我的那份不只是这生命的 纤弱火苗或者修长的弦琴。

    —— 引自章节:外部生活之谣曲
  • 外部生活之谣曲 而孩子们成长,双眼深邃, 他们一无所知,成长然后死去。 而所有人走各自的路。 而甜果由涩果育化成 而后于深夜坠落一如死去的鸟 而后横陈些许时日随后腐烂 而风时时在吹拂,而我们一次次 听闻着,说出许多话语 而又感觉着躯体的欢欲与倦意。 而街道在草中穿行,而地点 在此在彼、载满火把、树木、水塘, 其势逼临,而又凋萎将死… 为何将这些建起?而彼此 迥然相异?而又如此繁多,难计其数? 什么在转换欢笑、哭泣与苍白的面容? 这一切以及这游戏于我们又有何益? 我们这些俨然不凡而又永远孤独者 漫游逡巡而不问目标所在的人? 纵然洞察这许多,又有何益? 而那说“黄昏”的却已道明了许多, 从这一个词中流淌出了哀伤与深意 正如中空的蜂房里流淌出沉重的蜂蜜。

    —— 引自章节:外部生活之谣曲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