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被禁锢的头脑 8.8

被禁锢的头脑
豆瓣评分:8.8
作者:  [波兰] 切斯瓦夫·米沃什
出品方: 上海贝贝特
原作名: Zniewolony umysł
译者: 乌兰 / 易丽君
出版年: 2013-3
页数: 289
定价: 35.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米沃什作品系列
ISBN: 9787549511211

内容简介  · · · · · ·

本书是198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米沃什写于1950年代初的经典作品,对于二战前后波兰以及波罗的海三国人的处境做了精彩的描述与反省。米沃什的许多真知灼见放到现今的语境下,其阐释力度依然强劲,甚至更富潜力与空间。中文世界对本书期盼不已,中文版从波兰文直接译出,同时汇集了德文版、英文版序,并请著名批评家崔卫平女士作导读,可谓善本。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ław Miłosz),波兰著名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1911年出生于波兰第一共和国的立陶宛。“二战”期间在华沙从事地下反法西斯活动。“二战”后在波兰外交部供职,曾在波兰驻美国及法国使馆任文化专员和一等秘书。1950年护照被吊销,后选择了政治 流亡的道路。先在法国获得居留权。1960年应邀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授,1961年起定居美国。曾荣获波兰雅盖沃大学、美国哈佛大学、意大利罗马大学等近十座世界知名学府的荣誉博士学位及各种勋章。1978年获俗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诺斯达特国际文学奖。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在对他的授奖词中说:“他在自己的全部创作中,以毫不妥协的深刻性揭示了人在充满剧烈矛盾的世界上所遇到的威胁。”2004年8月在波兰克拉科夫逝世,享年93岁。

乌兰,1956年生。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师…

(展开全部)

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ław Miłosz),波兰著名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1911年出生于波兰第一共和国的立陶宛。“二战”期间在华沙从事地下反法西斯活动。“二战”后在波兰外交部供职,曾在波兰驻美国及法国使馆任文化专员和一等秘书。1950年护照被吊销,后选择了政治 流亡的道路。先在法国获得居留权。1960年应邀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授,1961年起定居美国。曾荣获波兰雅盖沃大学、美国哈佛大学、意大利罗马大学等近十座世界知名学府的荣誉博士学位及各种勋章。1978年获俗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诺斯达特国际文学奖。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在对他的授奖词中说:“他在自己的全部创作中,以毫不妥协的深刻性揭示了人在充满剧烈矛盾的世界上所遇到的威胁。”2004年8月在波兰克拉科夫逝世,享年93岁。

乌兰,1956年生。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师从易丽君教授。1995年迄今任职于北京外交人员语言文化中心,教授驻华外交官汉语。2011年10月至今在波兰西里西亚大学任客座教授。著有《卡普钦斯基在中国》、《布鲁诺•舒尔茨在中国》等论文,译有《卡普钦斯基小说《皇帝》、《与希罗多德一起旅行》等。2010年获波兰文化和遗产部部长颁发的对波兰文学贡献奖。

易丽君,1934年生,湖北黄冈人。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协、译协会员,资深翻译家,北京高校名师。著有《波兰文学》、《波兰战后文学史》、《易丽君选集》,译有《火与剑》、《洪流》、《塔杜施先生》、《波兰20世纪诗选》等作品十多部及波兰中短篇小说五十余篇。曾获波兰总统和波兰文化、教育、外交各部部长授予的勋章、功勋章及各种荣誉称号,并曾获波兰格但斯克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目录  · · · · · ·

插图
黑格尔式的蜇伤——《被禁锢的头脑》中文版导读
德文版序
英文版序一
英文版序二
题词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日常生活中的做戏与剧院里的表演之不同点在于:人人都在别人面前做戏,而且彼此都清楚大家都在逢场作戏;而且,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演戏不会被认为是缺点,至少不会证明他的信仰不诚。问题在于把戏演好,在于学会进入角色,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的人格用以塑造自己角色的这个部分是相当发达的。 …… 众所周知,人类的所作所为都含有相当的表演成分。人所做出的各种反应,甚至各种姿势,都是根据自己所处的环境来调整的,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常常会受到周围人的心理状态的影响。然而,在人民民主国家,人们所看到的是无处不在的有意识的群体表演,而不是别人无意识的本能反应。加入一个人明知自己在演戏并长时间进行这种有意识的表演,他的性格就逐渐变成他所扮演的角色,而且越演越起劲。这就像一个拥有健全双腿的人,经过跑步训练之后,得以成为跑步健将一样。人在经过长时间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磨合之后,就会与该角色紧密地融为一体,以至于后来连他本人都很难区分哪个是他真正的自己,哪个是他扮演的角色,甚至于夫妇俩在床上也得用群众集会的口号彼此交谈。人一旦跟被迫扮演的角色磨合并从中获得安慰,他就会暂时放松自己时刻紧绷的神经,松弛警惕心。适当的反应就会在适当的时候自动表现出来。

    —— 引自第64页
  • 在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制度中,对缺钱的恐惧、对失去工作的恐惧、对滑落到社会下层的恐惧,会鞭策人们奋发努力。

    —— 引自第268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