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悲惨世界(一) 9.5

悲惨世界(一)
豆瓣评分:9.5
作者:  [法] 维克多·雨果
译者: 李丹
出版年: 1978
页数: 366
定价: 1.15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悲惨世界
统一书号: 10019-755

作者简介 ······

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19世纪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贯穿他一生活动和创作的主导思想是人道主义、反对暴力、以爱制“恶”。其文学创作有诗歌、小说、戏剧、政论、散文随笔以及文学评论,卷帙浩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海上劳工》、《悲 惨世界》及《九三年》等。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沙威缓步离开武人街。 有生以来,他走路头一回低着头,也是头一回背着手。 时至今日,沙威只采用拿破仑这两种姿势:一种双臂抱在胸前表示决断,一种双手搭在背后表示犹豫;但是这后一种,他因不用而生疏。现在完全变了,他整个人儿都显得迟缓沉郁,有一种惶惶不安的神色。 他拐进僻静无人的街道。 然而,他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他抄最近的路走向塞纳河,到了榆树码头,又顺着河沿走过河滩广场,距夏特莱广场哨所不远,在圣母院桥的拐角停下来。塞纳河流经这里,纵向在圣母桥和货币兑换所桥之间,横向在鞣革工场码头和花市码头之间,形成一个水流湍急的方形湖面。 这是水手们畏惧的塞纳河段,这段急流比哪处都危险,只因桥头磨坊打了一排木桩,如今已拆除,但当年却逼窄江流,水势湍急,再加上两座桥相距甚近,危险倍增,河水流经桥洞汹涌奔泻,大浪翻滚。河水在方湖中聚积猛涨,波涛冲击桥墩,用流动的粗绳索要将桥墩连根拔走。人掉进去就再也浮不上来了,游泳能手也要淹死在里面。 沙威两个臂肘撑着桥栏杆,双手托住下颏儿,指甲机械地抠进浓密的颊髯里,一副沉思的样子。 一个新情况,一场革命,一场灾难,刚刚在他内心里发生,这就有必要反省一下。 沙威痛苦万分。 几个小时以来,沙威不再那么单纯了,他心慌意乱;这颗头脑在盲目中十分清澈,现在却浑浊了;这块水晶里生了云雾。沙威的良心感到,他的职责一分为二,也不能向自己掩饰这一点了。他在塞纳河滩十分意外地碰到冉阿让,当时的心情既像狼抓到了猎物,又像狗找到了主人。 他面前有两条路,都同样笔直,然而,两条路他全看到了,就不免惊慌失措;他平生只认得一条直路,而现在令他万分苦恼的是,这两条路完全相反,相互排斥,究竟哪一条是正路呢? 他的处境难以描摹。 一个坏人成了救命恩人,欠了这笔债要偿还,这就是违心地同一名惯犯平起平坐,还要还这个人情。听对方说一声:“走吧”,然后自己再还一句:“你自由了”;为了个人动机而牺牲职…

    —— 引自第1002页
  • 人靠肯定为生比靠面包更甚。 我们谴责充满陰谋的教会,蔑视政权的教权,但是我们处处尊崇那种思考问题的人。 我们向跪着的人致敬。 信仰,为人所必须。什么也不信的人不会有幸福。 人并不因为潜心静思而成为无所事事的人。 有有形的劳动和无形的劳动。 静观,这是劳动,思想,这是行动。 交叉着的胳膊能工作,合拢了的手掌能有所作为。注视苍穹也是一种业绩。 静修者不是游手好闲的人,违世遁俗的人也不是懒汉。 神游窈冥昏默之乡是一件严肃的事。 对坟墓念念不忘,这对世人是适当的。 生不忘死,那是先哲的法则,也是苦修僧的法则。 在这方面,修士和哲人的见解一致。 物质的繁荣,我们需要,意识的崇高,我们坚持。

    —— 引自章节:人靠肯定为生比靠面包更甚。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