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水与土 8.1

水与土
豆瓣评分:8.1
作者:  [意] 萨瓦多尔·夸西莫多
出品方: 99读书人
译者: 吕同六 / 刘儒庭
出版年: 2017-1
页数: 388
定价: 56.00
装帧: 精装
丛书: 巴别塔诗典
ISBN: 9787567555228

内容简介  · · · · · ·

夸西莫多诗歌的独创性在于大胆地运用类比,在于音乐性。

——埃乌杰尼奥•蒙塔莱

他的抒情诗以古典的火焰表达了我们这个时代里生命的悲剧性体验。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内容简介

我沉湎于这无声的呼唤,

消失的人儿再也听不见!

人去楼空啊,

再也听不到你对我这个游子的问候。

欢乐岂能两次再现。

落日的余晖洒向松林

宛如海涛的波光

荡漾的大海也只是幻影。

我的故乡在南方

多么遥远,

眼泪和悲愁

炽热了它。

在那里,妇女们披着围巾

站在门槛上

悄悄地谈论着死亡。

——夸西莫多《我这个游子》

作者简介  · · · · · ·

萨瓦多尔•夸西莫多(Salvatore Quasimodo,1901-1968),意大利诗人。他出生于西西里岛的莫迪卡镇,七岁那年西西里岛发生大地震,故乡的悲苦和忧伤深深根植于他的心灵。受酷爱诗歌的姑母影响,他开始阅读意大利古典诗歌,十四岁时开始写诗。1929年前往佛罗伦萨,次年出版第一本诗集《水与土》,成为继蒙塔莱和翁加雷蒂之后的“隐逸派”诗人。1959年,他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68年6月14日,他在那不勒斯去世。

原文摘录  · · · · · · 

  • 我主张,诗歌的使命在于重新造就人。 诗歌的纯粹——人们这些年来对它已谈论过多了——依我理解,不是颓废派的遗产,而是取决于诗歌率直的、实在的语言。而这正是古典诗人,从叙事诗人到抒情诗人,从古希腊诗人到我们的优秀诗人,直至莱奥帕尔迪成功的秘诀。 文学是“自我反射”,而诗歌则是“自我创造”。诗人唯有在获得“非常规的”经验之后,才能作为文学的参与者而存在。 正是由于自身的美的效能,由于它的使命感同它的完美休戚相关,诗歌便转化为伦理。写诗意味着接受评判,而审美的评判也蕴含着诗歌所引发的社会反应。不过,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乃是因为他不放弃自己在特定的地域、特定的时期的存在。诗歌意味着那个时代的自由和真实,而不是情感的抽象变调。 战争使文化发生断裂,并提出了关于人的新的价值;而如果武器今天依然藏匿着,那么,诗人同大众的对话就是必要的,它比科学,比各国之间所签订的,而随时可能被撕毁的协议更为必要。 诗歌的普遍价值不是建立在观念或偏执的伦理上,更不应当建立在道德说教上,而是表现于直接的具体性和独树一帜的精神立场。

    —— 引自章节:诗论
  • 你的脸容闪烁着新月似的光环 当第一声叹息吞噬我的心的时候 你在我的面前飘然显现

    —— 引自第100页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