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心的岁月 8.3

心的岁月
豆瓣评分:8.3
作者: [德]保罗•策兰(Paul Celan) / [奥]英格褒•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
副标题: 策兰、巴赫曼书信集
原作名: Herzzeit: Briefwechsel
译者: 王家新 / 芮虎
出版年: 2013-7
定价: 48.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明德书系·文化译品园
ISBN: 9787300173290

内容简介  · · · · · ·

★ 20世纪最重要的德语诗人保罗•策兰与恋人英格褒•巴赫曼书信首次出版,既是两位诗人富有戏剧性的爱情/朋友关系和人生、创作历程的记载,也是战后德国文学的见证,更是与政治历史背景有广泛关联的个人档案。

★ 本书在德国文学界引起巨大轰动。这部书信集根据出版惯例,要到2023 年才可以问世。为了满足研究者和读者的需要,德国(展开全部)

★ 20世纪最重要的德语诗人保罗•策兰与恋人英格褒•巴赫曼书信首次出版,既是两位诗人富有戏剧性的爱情/朋友关系和人生、创作历程的记载,也是战后德国文学的见证,更是与政治历史背景有广泛关联的个人档案。

★ 本书在德国文学界引起巨大轰动。这部书信集根据出版惯例,要到2023 年才可以问世。为了满足研究者和读者的需要,德国

作者简介  · · · · · ·

保罗•策兰(1920—1970),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重要影响的德语犹太诗人,他的一生经历了服苦役和流亡等许多苦难生涯。

1952,辗转定居于巴黎的策兰在西德出版诗集《罂粟与记忆》,其《死亡赋格》一诗在德语世界产生广泛影响,成为具有纪念碑性质的时代之诗。策兰获得了包括不莱梅奖、毕希纳奖在内的多种最重要的德语文学奖。60年代,策兰创作日趋深化、发展,又相继出版了《无人玫瑰》(1963)、《换气》(1967)、《线太阳群》(1968)等多部重要诗集。1970年4月20日,策兰因无法克服的精神创伤在巴黎投塞纳河自尽。

策兰的诗不仅在一般读者和诗人中产生影响,也受到了包括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阿多诺、哈贝马斯、波格勒、列维纳斯、德里达、布朗肖、拉巴尔特等在内的著名哲学家和思想家的特殊关注。在美国,著名评论家斯坦纳称策兰的诗为“德国诗歌(也许…

(展开全部)

保罗•策兰(1920—1970),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重要影响的德语犹太诗人,他的一生经历了服苦役和流亡等许多苦难生涯。

1952,辗转定居于巴黎的策兰在西德出版诗集《罂粟与记忆》,其《死亡赋格》一诗在德语世界产生广泛影响,成为具有纪念碑性质的时代之诗。策兰获得了包括不莱梅奖、毕希纳奖在内的多种最重要的德语文学奖。60年代,策兰创作日趋深化、发展,又相继出版了《无人玫瑰》(1963)、《换气》(1967)、《线太阳群》(1968)等多部重要诗集。1970年4月20日,策兰因无法克服的精神创伤在巴黎投塞纳河自尽。

策兰的诗不仅在一般读者和诗人中产生影响,也受到了包括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阿多诺、哈贝马斯、波格勒、列维纳斯、德里达、布朗肖、拉巴尔特等在内的著名哲学家和思想家的特殊关注。在美国,著名评论家斯坦纳称策兰的诗为“德国诗歌(也许是现代欧洲)的最高峰”,著名诗歌批评家、哈佛大学教授文德勒称策兰为“自叶芝以来最伟大的诗人”。

英格褒•巴赫曼(1926—1973),奥地利著名诗人、作家,1948年5月,在维也纳认识了流亡途中的犹太诗人策兰并相恋,这恋情影响了她的一生。1953年,她以《大货舱》等四首诗获四七社文学奖。1973 年9月25 晚,巴赫曼在罗马的住房因烟蒂起火被烧,由于大面积烧伤及药物过度于罗马圣欧金尼奥医院去世。

目录  · · · · · ·

“嘴唇曾经知道”——策兰与巴赫曼 /1
英格褒•巴赫曼与保罗•策兰的通信 /29
保罗•策兰与马克斯•弗里希的通信 /379
英格褒•巴赫曼与吉赛尔•策兰勒斯特兰的通信 /411
“让我们找到词语”——谈巴赫曼与策兰通信 /457
诗歌的信件秘密——诗学后记 /468
· · · · · ·

"心的岁月"试读  · · · · · ·

保罗•策兰(1921—1970)和英格褒•巴赫曼(1926—1973)于1948年5月在维也纳相识并相爱。然而,维也纳对策兰而言只是一个流亡中转站,作为来自罗马尼亚的难民,他不能留在奥地利,只能去法国,而巴赫曼当时在维也纳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在后来的二十年,两人在文学上都获得引人瞩目的成就。策兰与巴赫曼,代表着德国战后文学史上的一个时代。 巴赫曼比策兰小五六岁,生于奥地..

  • “嘴唇曾经知道”——策兰与巴赫曼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如果两条爱情线能倾斜, 就可以在每个角落相遇。 然而我们的爱情却平行, 于是在无限中永不会面。 这正如维系我们的爱情, 受到命运嫉妒加以阻止, 在心灵上我们亲密无间, 两人却如星辰各在东西。

    —— 引自章节:英格褒•巴赫曼与保罗•策兰的通信 /29
  • 你现在正在朗诵 我在想着你的声音。

    —— 引自第193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