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菊次郎与佐纪 8.6

菊次郎与佐纪
豆瓣评分:8.6
作者: [日]北野武
原作名: 菊次郎とさき
译者: 陈宝莲
出版年: 2015-2
页数: 138
定价: 29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4749107

内容简介  · · · · · ·

【日本殿堂级导演北野武暖心大作,笑中藏泪,细述他与他的“超级阿爸阿妈”】

•电影大师北野武,笑谈贫寒童年,温情讲述别样成长故事。

•出身底层,北野三兄弟却能成为企业高管、教授、名导演,讲述母亲教子的大智慧。

•北野武披露创作灵感的起源,理解北野武艺术人生的“第一自传”。

•台湾名导吴念真、陈玉勋、作家郝誉翔联名推荐!

父亲菊次郎,凡事靠酒壮胆,糗事一箩筐的油漆工,北野武电影中的悲情英雄。

母亲佐纪,自称“出身名门”的平民主妇。被母亲毒舌“鞭策”半生,北野武却最终坦承:我是全国最恋母的男人。

◆著名导演吴念真感动作序:

你将读到的是北野武的出身、父母、兄弟和家庭的故事。

但请放心,这绝非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写的那种“优良课外读物”。

相反,北野武用搞笑到甚至刻薄方式描绘这些人和事,让我们在笑与泪的交织中,看到真情和真实,看到那么多情、柔软的心。

◆《佐…

(展开全部)

【日本殿堂级导演北野武暖心大作,笑中藏泪,细述他与他的“超级阿爸阿妈”】

•电影大师北野武,笑谈贫寒童年,温情讲述别样成长故事。

•出身底层,北野三兄弟却能成为企业高管、教授、名导演,讲述母亲教子的大智慧。

•北野武披露创作灵感的起源,理解北野武艺术人生的“第一自传”。

•台湾名导吴念真、陈玉勋、作家郝誉翔联名推荐!

父亲菊次郎,凡事靠酒壮胆,糗事一箩筐的油漆工,北野武电影中的悲情英雄。

母亲佐纪,自称“出身名门”的平民主妇。被母亲毒舌“鞭策”半生,北野武却最终坦承:我是全国最恋母的男人。

◆著名导演吴念真感动作序:

你将读到的是北野武的出身、父母、兄弟和家庭的故事。

但请放心,这绝非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写的那种“优良课外读物”。

相反,北野武用搞笑到甚至刻薄方式描绘这些人和事,让我们在笑与泪的交织中,看到真情和真实,看到那么多情、柔软的心。

◆《佐贺的超级阿嬷》作者岛田洋七:

对我来说,我的教科书就是“人”,而那本最重要的教科书,就是北野武。

◆北野武亲笔致信中国读者:

穷人家的孩子,不管日本还是中国,童年光景大概是一样的。

假如中国读者因我这本书而想起一些有关家人的事,

我就很高兴了。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北野武,享有国际声望的日本殿堂级导演,黑泽明接班人。1947年1月,生于东京一户寒门,在严母管教下考上大学,却中途退学加入相声界。后与喜剧大师岛田洋七结为挚友,激励后者创作出《佐贺的超级阿嬷》。1997年凭《花火》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另有《坏孩子的天空》《菊次郎的夏天》《座头市》等影片成为经典。1999年出版《菊次郎与佐纪》,后被改编为电视剧、舞台剧,年年重演不衰。

目录  · · · · · ·

推荐序
佐纪
菊次郎
北野佐纪女士过世
北野家的人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当我看到北野武在写完父亲的回忆的最后,竟然写下“以上纯属虚构”这个看似画蛇添足的注记时,却突然热泪盈眶。因为我理解这是一个儿子对父亲最深沉的同情,思念与不舍。 记得父亲过世后的几年间,每当和朋友谈起父亲时,说的往往都不是父亲正常温暖动人的一面,反而是一些荒唐好笑不堪悲凉的部分,好像唯有这样说着,才能让自己心里最痛的部分,透过听者的笑声得到疏解。而当别人的笑声即将消失之际,自己却又会忍住即将泛出的泪光,笑着说:没有啦,都是我编的,骗你们的。 我认为,一个人是不是长大成熟,由他对父母的感情方式来判定。当你面对父母,觉得他们“好可怜”、“很不容易”时,就是迈向成熟的第一步。不论多大年纪,还把“不能原谅我爸”挂在嘴上的人,充其量只是个小鬼。 忘了是谁曾经说过,种族、国家和父母是人无法预先选择的部分,歌颂他们不难,抱怨他们更是容易。一旦可以毫不隐讳地说出他们过往的一切,以及包容、接受他们曾带给你的种种不悦或磨难的时候,方才意味着你已经是一个成熟、有自信,而且可能为他们带来荣耀与骄傲的人。 北野武做到了,我们共勉之。

    —— 引自第1页
  • 我想起小时候的玩伴,现在不是工人、出租车司机,就是黑道混混。 他们和我哪里不同?没有。不,只有母亲不同。 小时候我总埋怨怎么有个这么差劲的父亲,向往有个体面的好爸爸。 …… 最近,我突然发现老爸在世时是常对我笑的。我几乎没有他跟我说话的记忆,但随时可以想起他咧嘴一笑的表情。我帮他刷油漆时,他笑着看我的表情,我去信浓屋接他回家时他的高兴表情,不知怎的,时时浮现脑海。难道过了五十岁的我,终于变成能够谅解老爸的成年人了? 母亲这样说老爸:“从第一次见面时就讨厌他,连吸入他呼出的气都讨厌。”但跟他生了四个孩子,又怎么说?我无法理解。 有一次,一回到家,老妈迎面就说:“Hello, how are you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默不作声,结果挨了一顿好打。 “你没去上课吧?!要说‘I am fine’,混蛋!”这真叫人不寒而栗。她怎么知道那些英语的?不会是和美国大兵交往了吧?我的补习费可能是美国人出的?太令人不安了。 其实她是为了我,硬学会了那几句。

    —— 引自第1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