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梦里花落知多少 9.0

梦里花落知多少
豆瓣评分:9.0
作者:  三毛
出品方: 青马文化
出版年: 2011-7-1
页数: 315
定价: 24.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三毛全集(2011版)
ISBN: 9787530211076

内容简介  · · · · · ·

书中先是记录了三毛与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结婚,白手成家的生活,而此时她的文学创作生涯也随之开启;后来移居加纳利群岛后,三毛的生活渐趋安定,她的创作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再后来,荷西在一次潜水时意外去世,三毛的心灵受到巨大创伤,人生陷入低谷。一段时间后,三毛再度出走,游历中南美洲,开始新的生活。而这段经历,也使她的文风发生了一定的转变。

作者简介  · · · · · ·

本名陈懋平,因为学不会写“懋"字,就自己改名为陈平。

十三岁就跷家去小琉球玩,初中时逃学去坟墓堆读闲书。

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最快乐与最疼痛都夹杂其中。

她没有数字观念,不肯为金钱工作,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

她看到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应到前世的乡愁,于是决定搬去住,苦恋她的荷西也二话不说地跟着去了。

然后她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了,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三毛热"迅速地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而“流浪文学"更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接着,安定的归属却突然急转直下,与挚爱的荷西锥心的死别,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接着她尝试写剧本、填歌词,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

最终,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逃离到没人知道的远方,继…

(展开全部)

本名陈懋平,因为学不会写“懋"字,就自己改名为陈平。

十三岁就跷家去小琉球玩,初中时逃学去坟墓堆读闲书。

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最快乐与最疼痛都夹杂其中。

她没有数字观念,不肯为金钱工作,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

她看到一张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应到前世的乡愁,于是决定搬去住,苦恋她的荷西也二话不说地跟着去了。

然后她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了,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三毛热"迅速地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而“流浪文学"更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接着,安定的归属却突然急转直下,与挚爱的荷西锥心的死别,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接着她尝试写剧本、填歌词,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

最终,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逃离到没人知道的远方,继续以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迹天涯。

她就是我们心中最浪漫、最真性情、最勇敢潇洒的──

永远的三毛。

目录  · · · · · ·

背影
荒山之夜
克里斯
离乡回乡
雨禅台北
周末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钟敲十二响的时候,荷西将我抱在手臂里,说 ∶“快许十二个愿望,心里重复著十二句同样的话∶“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送走了去年,新的一年来了。 荷西由堤防上先跳了下地,伸手接过跳落在他手臂中的我。 我们十指交缠,面对面地凝望了一会儿,在烟火起落的五色光影下,微笑著说 ∶“新年快乐!”然后轻轻一吻。 他轻拍了我一下背,我失声喊起来∶“但愿永远这样下去,不要有明天了!” “当然要永远下去,可是我们得先回家,来,不要这个样子。” 一路上走回租来的公寓去,我们的手紧紧交握著,好像要将彼此的生命握进永 恒。 而我的心,却是悲伤的,在一个新年刚刚来临的第一个时辰里,因为幸福满溢 ,我怕得悲伤。 一直以为是我,一直预感的是自己,对著一分一秒都是恐惧,都是不舍,都是 牵挂。而那个噩梦,一日密似一日的纠缠著上来。 平凡的夫妇和我们,想起生死,仍是一片茫茫,失去了另一个的日子,将是什 么样的岁月?我不能先走,荷西失了我要痛疯掉的. 在那个炎热的午后,花叶里,一个著彩衣的女人,一遍又一遍的漆著十字架, 漆著四周的木珊。没有泪,她只是在做一个妻子的事情━━照顾丈夫。 不要去想五年后的情景,在我的心里,荷西,你永远是活着的,一遍又一遍的跑着在回家,跑回家来看望你的妻。我靠在树下等油漆干透,然后再要涂一次,再等它干,再涂一次,涂出一个新的十字架,我们再一起掮它吧!我渴了,倦了,也困了。荷西,那么让我靠在你身边。再没有眼泪,再没有恸哭,我只是要靠着你,一如过去的年年月月。 我慢慢的睡了过去,双手挂在你的脖子上。远方有什么人在轻轻的唱歌——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 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他坐在我的旁边很认真的跟我说∶“再等我六年,让我四 年念大学,二年服兵役,六年以后我们可以结婚了,我一…

    —— 引自第1页
  • 当时,我正在厨房揉面,我举起了沾满白粉的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慢慢的说:“傻子,我不会死的,因为还得给你做饺子呢!” 以后我又想到过这份欠稿,我的答案仍是那么的简单而固执:“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

    —— 引自章节:荷西死前和死后三毛的对死的看法差异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