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武汉人 7.7

武汉人
豆瓣评分:7.7
作者: 方方
出版年: 2012-7-30
页数: 308
定价: 26.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南大社:“中国·城市·人”丛书
ISBN: 9787305097461

内容简介  · · · · · ·

《武汉人》是著名作家方方所写的与武汉有关的随笔集,共收入37篇文章,大致可分为历史篇、环境篇、风土人情篇和少年记忆篇。内容涉及对武汉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城市规划、城市性格等有深刻影响的人物、事件等,武汉的地理环境,武汉的大学,武汉的天气、别具特色的风土人情,武汉人的方 言、吃喝玩乐,以及生活在武汉五十多年的作者方方与武汉的故事等。

类似于叶兆言之于南京,方方是武汉作家中写武汉这个城市极具代表性的作家,从小生活在武汉,对武汉的历史人文有着独特的观察和体悟。本书文笔从容,叙述简洁,且收放自如,增添了不少阅读的乐趣。

——————————————————————我是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武汉地处内陆深处,洋风一路吹刮到此,已是强弩之末。所以武汉的文化带有强烈的本乡本土的味道,它和弥漫在市井的商业俗气混杂在一起,便…

(展开全部)

《武汉人》是著名作家方方所写的与武汉有关的随笔集,共收入37篇文章,大致可分为历史篇、环境篇、风土人情篇和少年记忆篇。内容涉及对武汉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城市规划、城市性格等有深刻影响的人物、事件等,武汉的地理环境,武汉的大学,武汉的天气、别具特色的风土人情,武汉人的方 言、吃喝玩乐,以及生活在武汉五十多年的作者方方与武汉的故事等。

类似于叶兆言之于南京,方方是武汉作家中写武汉这个城市极具代表性的作家,从小生活在武汉,对武汉的历史人文有着独特的观察和体悟。本书文笔从容,叙述简洁,且收放自如,增添了不少阅读的乐趣。

——————————————————————我是分割线

——————————————————————我是分割线

武汉地处内陆深处,洋风一路吹刮到此,已是强弩之末。所以武汉的文化带有强烈的本乡本土的味道,它和弥漫在市井的商业俗气混杂在一起,便格外给人一种土俗土俗的感觉。但幸亏有了长江。是长江使这座城市充满了一股天然的雄浑大气。这股大气,或多或少冲淡了武汉的土俗,它甚至使得生长于此的武汉人也充满阳刚。他们豪放而直爽,说话高声武气,颇有北方人的气韵。

——《行云流水的武汉》

封底文字:

如果说武汉是一颗珠子,长江便如串珠之绳,从武汉穿心而过。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在武汉中心地带的龟山脚下与长江汇合。这两条江水将武汉的地面切割成为三个大镇:汉口、武昌、汉阳。三大镇皆临江而立,随江流而曲折。因为这个缘故,武汉人是没有什么方向感的。

——《武汉这个地方》

万般无奈的武汉人,只好冷时比北方冷,热时比南方热。为此,武汉人的性格便也呈南北兼容之状:既有北方人之豪爽,亦有南方人之聪慧;换一种词汇,也可谓既有北人之蛮,亦有南人之狡。大热大冷的生存环境,自是让人的性格亦大起大落,所以武汉人易暴易怒,但也易解积怨,不计前嫌。正所谓来得快去得快。

——《武汉人的性格》

作者简介  · · · · · ·

方方,1955年生于南京,长期居于武汉。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长篇小说《乌泥湖年谱》、《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中篇小说《风景》、《祖父在父亲心中》、《桃花灿烂》、《奔跑的火光》,随笔集《到庐山看老别墅》、《汉口的沧桑往事》等。多部小说被译为英、法、日、意、葡、韩、西班牙等文字在国外出版。代表作《风景》、《琴断口》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其他作品亦多次获得国内各类重要奖项。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歌词大约是这样的:我爱武汉的热干面,二两糖票一毛钱;四季美的汤包鲜又美,老通城豆皮美又鲜;王家的烧饼又大又圆,一口就咬掉一大边。啊——河南人爱虱子,湖南人爱辣椒,要问武汉人爱什么,我爱——武汉的热干面——”

    —— 引自第228页
  • 我觉得,最终使黄鹤楼称著天下且流芳百世的不是楼的本身,而是诗人崔颢,当然也还有李白。崔颢上了黄鹤楼,见长江苍茫东去,江岸烟树历历,顿生一种家园何在的乡愁,于是感慨万千。他写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去,烟波江上使人愁。”这诗真是写得太好了,它让无数漂泊者读之涕淋如雨。 崔颢这一感慨不打紧,从此为黄鹤楼留下千古绝唱,以至大诗人李白到了黄鹤楼想要写诗抒发情怀,看了崔颢墙上题诗却不敢动笔,只好以认输的态度作了首打油诗。李白写道:“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么,崔颢题诗在上头。”李白是何等狂傲之人,他号称“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但却不敢在黄鹤楼跟崔颢叫阵比诗。他这么一当场认输,用当代的语言说,就等于是把黄鹤楼“炒”了一把。黄鹤楼被李白这么一炒,名气便凭添数倍。

    —— 引自第16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