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琅琊榜(全三册) 8.5

琅琊榜(全三册)
豆瓣评分:8.5
作者:  海宴
出版年: 2014-5
页数: 860
定价: 75.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41132506

内容简介  · · · · · ·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他远在江湖,却能名动帝辇,只因神秘莫测而又言出必准的琅琊阁,突然断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然而,身为太子与誉王竞相拉拢招揽的对象,他竟然出人意料地舍弃了这两个皇位争夺的热门人选,转而投向默默无闻、最不受皇帝宠爱的靖王。

这是想挑战自己的麒麟之才?还是其中内有隐情?

那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少年将军,和病骨支离、年寿难永的阴沉谋士,究竟哪一个是他最真实的一面?宫廷内外,无数的谜团交织在刀光血影中,尔谀我诈中带出一段段离奇的故事。太子、誉王与靖王,互相的势力此消彼长,精彩绝伦的权术争斗你来我往。大江南北,各路精英纷纷登场,有背负双重身份的贵公子,有统帅南境铁骑的美丽郡主,有手握禁军的国中第一高手,有身陷家仇国恨的烟花女子,有性格乖戾的影子高手,有默默隐忍的朝中要臣……

权谋、仇恨、感情……互相交织,层层发展,…

(展开全部)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他远在江湖,却能名动帝辇,只因神秘莫测而又言出必准的琅琊阁,突然断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然而,身为太子与誉王竞相拉拢招揽的对象,他竟然出人意料地舍弃了这两个皇位争夺的热门人选,转而投向默默无闻、最不受皇帝宠爱的靖王。

这是想挑战自己的麒麟之才?还是其中内有隐情?

那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少年将军,和病骨支离、年寿难永的阴沉谋士,究竟哪一个是他最真实的一面?宫廷内外,无数的谜团交织在刀光血影中,尔谀我诈中带出一段段离奇的故事。太子、誉王与靖王,互相的势力此消彼长,精彩绝伦的权术争斗你来我往。大江南北,各路精英纷纷登场,有背负双重身份的贵公子,有统帅南境铁骑的美丽郡主,有手握禁军的国中第一高手,有身陷家仇国恨的烟花女子,有性格乖戾的影子高手,有默默隐忍的朝中要臣……

权谋、仇恨、感情……互相交织,层层发展,逐渐撕开事实的真相,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后,故事却又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继续发展…

作者简介  · · · · · ·

海宴

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目录  · · · · · ·

第一册:
第一章初临帝京
第二章小显峥嵘
第三章好逑之争
第四章麒麟之才
第五章迷离往事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梅长苏并没有注意室内其他三人在谈什么,他似乎真的被案卷内容吸引住了,一页接一页地翻看着,神色很专注,只是偶尔端起茶来喝上一口。萧景琰的视线再次转过来的时候,他刚好正把茶碗朝手边的小桌上放,手指无意中碰到桌上摆着的一盘点心,便随手拈了一块起来,看也不看就朝嘴里放。 沈追和蔡荃突然觉得眼前一花。闪神之间萧景琰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梅长苏地手,快速地将那块点心从他的嘴边夺了下来。远远丢开。 这离奇的一幕使得所有人都僵住了,就连萧景琰自己在做完这一系列举动之后。也立即意识到不妥,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目光游动地道:“这点心……不新鲜了……” 太子东宫端出来待客地点心会不新鲜,这种说法实在是太新鲜了,新鲜到他解释了这一句之后。效果还不如他不解释的好。 梅长苏地目光,慢慢地移到了旁边小桌上,那里摆放的是一份细点拼盘,有芙蓉糕、黄金丝、核桃脆,还有……榛子酥…… 从表情上看,梅长苏似乎没有什么大的震动,只是慢慢垂下了眼帘,面色渐转苍白,根本看不出他此刻心中剧烈的翻滚与绞动。原本仅仅是有意试探。然而真正试探出结果之后,他却觉得说不出的难受,胸口一片紧窒一片冰凉。. 萧景琰依然抓着梅长苏地手腕。曾经健壮有力的手腕,如今虚软地轻轻颤抖着。令他胸口如压磐石。不由自主越握越紧,紧到想要把全身的力量都转输过去。不过除此以外。萧景琰没有敢做出任何其他的举动,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因为坐在面前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但同时又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朋友。林殊历劫归来,已不是当年经打经摔象是白铁铸成的林殊,萧景琰不愿意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做错什么,说错什么,所以他只能握着那只手,默默无语。

    —— 引自章节:第七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逃避
  • 飞流跳起身来,想去抢,可一看清眼前的人是谁,立即想起苏哥哥最严厉的命令,没有敢动手。 萧景琰一只手抱着佛牙,另一只手平平伸出,掌心朝下,微微握成拳状,停留在梅长苏右肩前方约一尺的地方。片刻地静默后,梅长苏抬起眼帘,视线与景琰正面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两人都感到了极度的痛苦,而且同时也感觉到了对方心中的痛苦。 痛苦,却又无法明言,仿佛一开口,只能吐出殷红地鲜血。 萧景琰的手臂,仍然静静地伸着,没有丝毫地晃动,梅长苏苍白地脸上一片漠然,但最终,他仍是抬起了右手,按住稳 稳停在面前的这只手臂,当作支撑慢慢站了起来,等他稍稍站稳,那只手便快速收了回去,就好象根本没有扶过他一样。 “飞流,我们回去了。” “嗯!”

    —— 引自章节:第七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逃避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