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坡道上的家 8.3

坡道上的家
豆瓣评分:8.3
作者: [日] 角田光代
出品方: 文治图书
原作名: 坂の途中の家
译者: 杨明绮
出版年: 2020-1
页数: 360
定价: 48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13095931

内容简介  · · · · · ·

新手妈妈里沙子,被选为了一名陪审员,接受审判的是一名杀害幼女的“恶母”。随着庭审的深入,里沙子却发现被告和自己是如此相似……

为了育儿放弃职业生涯,却因此失去了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再多的辛苦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丈夫帮忙再少都会被外界赞扬;育儿中有无数的疑问和困难,却只会被敷衍“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里沙子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个母亲,都有可能因为这些遭遇,变为被告席上的嫌犯?”

~~~~~~~~~~~~~~

我是妈妈,是女儿,是妻子,可是我也想做自己。

年度女性发声之作,你不得不读的5大理由:

1.新京报、界面文化、澎湃等主流媒体刷屏报道

2.武志红、反裤衩阵地、萝严肃等KOL大号争相热议

3.Sir电影、独立鱼、乌鸦电影等影视公号相见恨晚

4.同名改编剧作蝉联豆瓣微博话题榜,数十万网友齐声打Call

5.郝景芳、侯虹斌、库索、张怡微等七位文化女…

(展开全部)

新手妈妈里沙子,被选为了一名陪审员,接受审判的是一名杀害幼女的“恶母”。随着庭审的深入,里沙子却发现被告和自己是如此相似……

为了育儿放弃职业生涯,却因此失去了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再多的辛苦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丈夫帮忙再少都会被外界赞扬;育儿中有无数的疑问和困难,却只会被敷衍“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里沙子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个母亲,都有可能因为这些遭遇,变为被告席上的嫌犯?”

~~~~~~~~~~~~~~

我是妈妈,是女儿,是妻子,可是我也想做自己。

年度女性发声之作,你不得不读的5大理由:

1.新京报、界面文化、澎湃等主流媒体刷屏报道

2.武志红、反裤衩阵地、萝严肃等KOL大号争相热议

3.Sir电影、独立鱼、乌鸦电影等影视公号相见恨晚

4.同名改编剧作蝉联豆瓣微博话题榜,数十万网友齐声打Call

5.郝景芳、侯虹斌、库索、张怡微等七位文化女性走心推荐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是世界对女性最大的恶意。

揭露丧偶式育儿困局,探究女性生存真相。

~~~~~~~~~~~~~~

郝景芳 —— 作家

现代社会往往鼓励母亲、赞扬母亲,却鲜少有人看到并理解女性的孤独和倦怠。家庭内部的日常琐碎而繁复,社会的压力无形而持续,而这些本不该由她们独自背负。

侯虹斌 —— 媒体人、作家

虽然说的是日本的故事,但是,中国女性仍然心有戚戚。水穗和里沙子这样的人生,表面光鲜漂亮,实则压抑、窒息、绝望,无从逃脱。年轻妈妈们需要被看见、被理解、被接纳。

库索 —— 旅日作家、媒体人

现代社会把“母亲”和“妻子”默认为一种义务劳动,普通女性想要摆脱这两个标签的束缚而拥有自己的生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比起社会环境的不宽容,让女性更为崩溃的是家庭和职场的不兼容。

张怡微 —— 作家、学者

《坡道上的家》带着平实的情感和真诚的困惑提醒年轻女性,人生目标的设定、亲密关系的沟通、自我教育的准备不应只做到婚前为止。生活的考验静水流深,幸福的旅程是漫长的上坡路。

顾湘 —— 作家、画家

生活真是又苦又累啊。为什么不能叫苦叫累呢?哪怕是叫一叫,或者只是听见同样的别人叫一叫,心里也会好过不少,才能够继续活下去吧。有时候听不见别人的声音,自己也叫不出声,就在寂静里面坏掉了。

戴潍娜 —— 作家、诗人

世上没有天生的母亲。那些犹疑的笔触所带出的,婚姻和育儿生活中难于澄清,却无处不在的微妙的“不公感”,令人毛骨悚然。

匡匡 —— 作家、日文译者

这部小说不是什么恶母的故事,是所有女性从同类的苦难中照见和救赎自身的洞口。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日〕角田光代

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1990年凭《寻找幸福的游戏》获得海燕新人文学奖,由此进入文坛。

她的作品常以尖锐的选材刺入社会的痛点,又以柔和的笔触叙述当代女性人生的艰难。与吉本芭娜娜、江国香织一同被誉为当代日本文坛三大女作家。

杨明绮

毕业于东吴大学日文系,后赴上智大学新闻学研究所进修。译作有《雷霆队长》《蜂蜜与远雷》《超译尼采》等。

目录  · · · · · ·

序章
公审第一天
公审第二天
公审第三天
公审第四天
公审第五天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要是自己说想离婚,应该没有人会理解我吧。“你到底对那么温柔的丈夫有何不满?”任何人,搞不好连自己咨询的律师都会这么说吧。而且如果真的想要离婚,自己必须先找份工作,还有住的地方,也得帮文香找托儿所才行,还得考虑如何争取孩子的抚养权。想到这里,里沙子愕然意识到:我竟然什么都没有。或者说,全被阳一郎巧妙地夺去了。我根本无处可逃。不过,那也是因为我自己选择了温顺地放弃,结果搞得自己毫无立足之地。

    —— 引自章节:终章
  • 我不是要袒护那个打扮花哨地出庭的被告人,只是想告诉大家,确实会出现她说的那种情况。敢提丈夫的收入,却不敢要求他早点回来,这种心态非但不矛盾,还很常见;被强势的保健师搞到失去自信也是常有的事;无法向别人袒露心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公园也常会遇到讨人厌的母亲;别人其实没什么恶意,自己却过度解读,以至于心情低落,这种情形也很常见;也常被婆婆的一句话气得半死,或是被母亲的无心之语伤害;也常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差、衰事连连……但事实上,就是会有那种霉运连连的时候。要说以上是主观感受,倒也没错。但是,如果我们不动用主观感受,又该怎么判断事物呢?

    —— 引自章节:公审第七天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