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雾行者 8.0

雾行者
豆瓣评分:8.0
作者: 路内
出品方: 理想国
出版年: 2020-1
页数: 580
定价: 88.00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2668547

内容简介 ······

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充分把握了被书写的对象,无论是中国社会、中国现实,还是一个特定的时代、一个个特定的人,并在高度自觉的文体实验及其形式感之间达成了平衡。关于文学是什么,已经问了一百年没有答案的问题,路内没有流于矫情的追问或故作深邃的哲理表述,而是在用他的作品回答这个问题,同时在作品当中不断地公开提出这个问题。

——戴锦华

如何描述工业中国那如雾一般的质地,那一大片城镇,那一大群甚至不留名字的人?在这样的时空,文学还有意思吗?对谁有意思?在一部小说里同时面对这两个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路内做到了,这是他写作生涯的里程碑。

——梁文道

集中读了路内的作品后,感到这部新长篇的写作难度和 情感强度的确大大超越了前作,尽管他此前的小说已广获好评。我希望这将是一部给2020年的中国图书业带来兴奋感的作品。

——刘瑞琳

2004年冬,美仙建材公司仓库管理员周…

(展开全部)

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充分把握了被书写的对象,无论是中国社会、中国现实,还是一个特定的时代、一个个特定的人,并在高度自觉的文体实验及其形式感之间达成了平衡。关于文学是什么,已经问了一百年没有答案的问题,路内没有流于矫情的追问或故作深邃的哲理表述,而是在用他的作品回答这个问题,同时在作品当中不断地公开提出这个问题。

——戴锦华

如何描述工业中国那如雾一般的质地,那一大片城镇,那一大群甚至不留名字的人?在这样的时空,文学还有意思吗?对谁有意思?在一部小说里同时面对这两个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路内做到了,这是他写作生涯的里程碑。

——梁文道

集中读了路内的作品后,感到这部新长篇的写作难度和 情感强度的确大大超越了前作,尽管他此前的小说已广获好评。我希望这将是一部给2020年的中国图书业带来兴奋感的作品。

——刘瑞琳

2004年冬,美仙建材公司仓库管理员周劭重返故地,调查一起部门同事的车祸死亡事件。与此同时,他的多年好友、南京仓管理员端木云不告而别。一个时代过去了,另一个时代正在到来。这是一本关于世纪交替的小说,从1998年的夏季,到奥运前夕的2008年,关于仓库管理员奇异的生活,关 于仿佛火车消失于隧道的二十岁时的恋人,直至中年的迷惘与自戮、告别与重逢,一群想要消灭过去之我的人,以及何之为我。

五个章节,五种迥异风格:梦境、寓言、当代现实、小说素材、文学批评拼织成复杂强悍的叙事体,充满内在回响。深情而狂暴,现实而迷乱,带领读者横穿修辞术的318国道,不绝如缕,直抵小说结尾的喜马拉雅山脉。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路内,小说家,1973年生,现居上海。著有长篇小说系列“追随三部曲”《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天使坠落在哪里》,长篇小说《云中人》《花街往事》《慈悲》,及短篇小说集《十七岁的轻骑兵》等。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奖年度小说家、春风图书奖年度白金作家、《南方人物周刊》年度人物、《智族GQ》年度作家等奖项。

目录 ······

第一章 暴雪(2004)
第二章 逆戟鲸(1998)
第三章 迦楼罗(1999)
第四章 变容(2008)
第五章 人山人海(1999—2007)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我们提早退场,走在街上。他告诉我说,广州是一个梦境般的城市,尤其夏天,植物在建筑之间疯长,台风和暴雨经常光顾,时而溃烂,时而金光闪闪,不会期待夏天过去,不会为冬天做准备,抒情和虚构都落在眼前,因为南方城市庞大又密集的细节足够描摹,即使梦,也达不到这种饱和度;这里的男人女人,粗鄙或精致,都有很强的距离感,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就像夏天午睡的人,那种生硬的普通话或是粤语,像梦,像电影。他这种外来仔,究竟是搭上火车回到北方呢,还是搭上轮船远渡重洋呢?令人费解。

    —— 引自章节:第四章 变容(2008)
  • 表哥的海轮穿过马六甲海峡,向赤道线进发。在一九九〇年代,海员的生活条件相当艰苦,表哥在闷热的船舱里梦见了前女友,梦见黑色大鲸驮着她从海面上漂过,那模样比他更寂寞,真是不合情理(失恋是一件神秘的、缺乏解释的事)。高大帅气的表哥被这个梦给魇住了,长时间醒不过来,好多天都在等待着黑色大鲸再次浮出于梦中。在远洋货轮上工作是无所期待的,也不压抑,仅有的感受是乏味。木马说,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令人丧失自我,也可能令主体凸出,充满狂想和怀疑。表哥站在甲板上望着海面,云卷云飞其实是风的驱力,日出日落其实是星球在转动,伤感其实是愤怒,梦是你自己。总之,自认为什么都想明白了。有一天,表哥见到了国际远洋妓院,挂着玫瑰花的旗帜,出现在近处。这就是传说中的玫瑰轮船,各大洲五花八门的女孩在船舱里卖春,收五花八门的硬通货币。她们遇见中国船,就会让滚蛋,因为中国海员没有预算,美金不够,如果是日本、韩国轮船则大受欢迎。传说玫瑰轮船上装备自动步枪,防海盗,所以这还是一艘流动的武装妓院。想象一下,它在公海上漂流着,火力全开,寻找配偶,仿佛与雄性的货轮交媾,它是雌性的鲁滨孙,不想回家的鲁滨孙。两船交错时,表哥站在巨轮的甲板上,平视玫瑰旗帜,又低头望着对面甲板上穿比基尼的姑娘们,立即勃起啦。有些姑娘用英语对他们浪喊:中国人,中国人,没有钱,没有女孩。表哥注意到一个短发的黄种女孩独自站在船尾,同样穿比基尼,化着鬼佬的浓妆但能辨认出她是东亚的黄种人。她很安静,抽着烟,趴在栏杆上望着中国的远洋货轮,左脚踩着夹趾凉拖,右脚那只在她的趾尖晃荡。表哥猜想她可能是中国人,也可能是日本或者韩国的,他追着这个女孩,从船头往船尾跑,直跑到货轮的尽头。在那里,永别这个词像黑色大鲸一样浮现出来。表哥用中文喊道:你是中国人吗。女孩不予回答,仰头对着他笑,对着他吹出烟气,烟气在离开嘴唇的一瞬间就被风吹散了,看上去就像在对他抛出飞吻,也许两者都是吧…

    —— 引自章节:第五章 人山人海(1999—2007)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