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度外 8.4

度外
豆瓣评分:8.4
作者: 黄国峻
出品方: 后浪
出版年: 2019-1
页数: 336
定价: 45.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后浪·华语文学
ISBN: 9787220110580

内容简介 ······

时间如此真实,真实如此短暂。

与袁哲生并称,被期待撑起21世纪小说江山的作家

黄国峻惊艳华文文坛代表作

将一切担忧、恐慌、丧失感引爆的“时间痉挛”

◎编辑推荐

★ 黄国峻在台湾新锐作家中可谓备受期待,张大春说要靠他“撑起21世纪小说江山”,杨牧则表示“当避此人出一头地”。

★ 《度外》于2000年在台湾首次出版。其中《留白》一篇,获第十一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推荐奖,得到张大春、施叔青、钟阿城三位文坛前辈肯定。这次《度外》《水门的洞口》的出版,是在他辞世十五年后,作品首次引进大陆。

★ 黄锦树曾提出台湾文学“内向世代”的概念:“从那些样品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种关于写作自身的危机形态,脆弱的、濒临分裂的‘自我’成为写作的真正主体,世界和语言都是问题。内向,向内崩塌,甚至对死亡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迷恋。”黄国峻即此“内向世代”代表人物之一。

★ 骆以军为简体…

(展开全部)

时间如此真实,真实如此短暂。

与袁哲生并称,被期待撑起21世纪小说江山的作家

黄国峻惊艳华文文坛代表作

将一切担忧、恐慌、丧失感引爆的“时间痉挛”

◎编辑推荐

★ 黄国峻在台湾新锐作家中可谓备受期待,张大春说要靠他“撑起21世纪小说江山”,杨牧则表示“当避此人出一头地”。

★ 《度外》于2000年在台湾首次出版。其中《留白》一篇,获第十一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推荐奖,得到张大春、施叔青、钟阿城三位文坛前辈肯定。这次《度外》《水门的洞口》的出版,是在他辞世十五年后,作品首次引进大陆。

★ 黄锦树曾提出台湾文学“内向世代”的概念:“从那些样品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种关于写作自身的危机形态,脆弱的、濒临分裂的‘自我’成为写作的真正主体,世界和语言都是问题。内向,向内崩塌,甚至对死亡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迷恋。”黄国峻即此“内向世代”代表人物之一。

★ 骆以军为简体版撰写专序,对黄国峻的文学做了一次角度独特、内容丰富的评论。

◎内容简介

《度外》是作家黄国峻的短篇小说集。在这本小说集中,黄国峻运用实验性的文字,探寻小说艺术的新可能,他以不同一般的纤细灵魂,将时间打碎、拼接,将丰富的意义寄寓在“度外”的语言之中,带给读者完全不同于往昔的阅读体验。在中文写作的无数尝试当中,黄国峻的小说“有一股不与时人弹同调的庄严气派”(张大春语),即使到现在,仍然鲜有与之相仿的作品。

◎名人推荐

●我内心大喊:“国峻是未来的小说家!”

但随即想起,国峻已不在这世界上。

——作家 骆以军

●(黄国峻的小说)自有一股不与时人弹同调的庄严气派。

——作家 张大春

●我读他的小说和别的东西,觉得他是那一代作者当中最使我感到亲近,同意,或者疼惜的人,许多地方都让我想说:当避此人出一头地!此不但针对他文字处理的题材,更直接对他的文字所构成的风格,已经出现的“文体”而言。

——作家 杨牧

●我心中的国峻是一个文学的苦行僧,勇猛精进令人汗颜。

——作家 袁哲生

●黄国峻的作品确实让我看到一个特别的、年轻的、易感的,可是非常有创造力跟幻想、想象力的一个心灵。

——作家 郭强生

●这篇小说(《泛音》)着重人物内心的流动,节奏沉缓,呈现屋檐下三人微妙的互动,仿佛在同一条弦上,振出三种不同波长的泛音(Overtones),奏出一首歌曲。

——作家 甘耀明

●作者的想象力与实验性,以及对艺术的独特看法使它有别于其他作品。

——作家 施叔青

◎获奖记录

☆《留白》获第十一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推荐奖。

作者简介 ······

黄国峻(1971—2003),台湾台北人,著名作家黄春明次子,从小学习绘画,高中时期开始写作,1997年以短篇小说《留白》获得第十一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短篇小说推荐奖。著有短篇小说集《度外》《盲目地注视》《是或一点也不》,长篇小说《水门的洞口》,散文集《麦克风试音:黄国峻的黑色Talk集》。

目录 ······

序 骆以军
自 序
留 白
失 措
私 守
归 宁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枕头凹陷,就算没人躺枕,它还是凹陷的,仿佛人变成隐形。东西用久了,就有一种老态。有一天它会让人觉得非得丢掉它才行。

    —— 引自第115页
  • 她已经好久没机会单独一个人了,连晚上睡觉也不例外,上班上课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议论着证券交易的行情,他们在行情的议论中交易证券。鱼身上的冰块溶化,苹果喷上一层水雾。安妮不曾单独去进行自己的时间。她买了这个和那个,手臂有力地绷着,她不喜欢人群,因为他们活像鳗鱼和蟾蜍。接下来更不会有机会独处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要出生,她时时刻刻将得盯着孩子。这些妇人缺乏一种相异的原创性,她们怎么老是在哺乳、老是在挑选枣子和橙子?如果安妮是个经济学教授,她会有一个可供独处的办公室,这个中午她可以看着窗外提着菜篮候车的人叹息,可是那要换谁去买她家的菜呢?那个说“我们的产业结构”如何的人,他爱上了安妮,他像持着一个红色氢气球般地捉住她,那向上升去的力量使安妮感谢起了捉住她的人,她不可以独处,否则一定会脱离现实的。他送安妮去市场。

    —— 引自第86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