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8.8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豆瓣评分:8.8
作者: 罗新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批判、怀疑与想象力
出版年: 2019-5
页数: 280
定价: 52.00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2666468

内容简介  · · · · · ·

罗新教授近年撰写了许多“与专业反思有关”的学术随笔,反映他对历史、历史学和历史学工作的反思与理解。这些与他走出书斋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历史、发现中国、认识世界异曲同工,一个目的即追索历史的纵深感,尝试发现和讲述不一样的历史故事。

本书用一系列个案讨论了诸如历史学家的美德、史料的运用及反思、历史叙述的多样及其背后的原因、历史的记忆与遗忘、怎样超越民族主义史学、古代民族的起源传说与神话、历史研究的想象空间、华夏文明西部边界的进退波动、帝国帝制的内外轻重等问题,以历史学家的方式质疑传统的历史论述,示范了一种健康的看待和解释历史的态度、方法。

★ 我们的历史知识从哪里来?

★ 传统的历史叙述、众所周知的历史认识会不会出错?

★ 为什么历史会被滥用和错用?历史知识为什么会有偏差和错误?

★ 匈奴是故事还是历史?以狼为祖先的是传说还是真实?

★ 西欧骑士身上的佩剑真…

(展开全部)

罗新教授近年撰写了许多“与专业反思有关”的学术随笔,反映他对历史、历史学和历史学工作的反思与理解。这些与他走出书斋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历史、发现中国、认识世界异曲同工,一个目的即追索历史的纵深感,尝试发现和讲述不一样的历史故事。

本书用一系列个案讨论了诸如历史学家的美德、史料的运用及反思、历史叙述的多样及其背后的原因、历史的记忆与遗忘、怎样超越民族主义史学、古代民族的起源传说与神话、历史研究的想象空间、华夏文明西部边界的进退波动、帝国帝制的内外轻重等问题,以历史学家的方式质疑传统的历史论述,示范了一种健康的看待和解释历史的态度、方法。

★ 我们的历史知识从哪里来?

★ 传统的历史叙述、众所周知的历史认识会不会出错?

★ 为什么历史会被滥用和错用?历史知识为什么会有偏差和错误?

★ 匈奴是故事还是历史?以狼为祖先的是传说还是真实?

★ 西欧骑士身上的佩剑真的来自中国吗?

★ 忽必烈的历史挑战到底是什么?

★ 反思历史叙述的单一与纯粹,示范如何独立、健康地分析和观察历史的典范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使用历史。确保历史知识的正确与准确,不滥用或错用历史,关乎人类的精神健康与心智发育,而这正是历史学家的职责。确保这一职责得以履行的,是历史学家的美德:批判、怀疑与想象力。

我们熟悉的历史,包含着大量的神话与伪史,其中有些将会被揭穿、剔除和取代,有些则因史料匮乏、证据单一而使质疑者无可奈何。怀疑与批判的美德使我们不仅勇于揭破神话、创造新知,而且有助于我们在那些暂时难以撼动的新老神话面前保持警惕、保持距离。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罗新,1963年生于湖北,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暨历史学系教授,专业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史和中国古代民族史。专业代表作《中古北族名号研究》(2009)、《黑毡上的北魏皇帝》(2014),著有旅行文学作品《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2018)。

目录  · · · · · ·

小序
历史学家的美德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一切史料都是史学
遗忘的竞争
当人们都写汉语时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突厥是一辆自东向西穿越亚洲的大巴士。起点是 于都斤山,终点是伊斯坦布尔。这是漫长的旅行, 走过了很多地方,在每一个地方都会停靠。每一站 都有人带着行李上上下下。乘客中没人在乎这辆 巴士的起点是哪里、终点在何方,大家不过是搭车 走个短途。他们也从没想过他们与其他乘客间有什 么联系。有时车出毛病了,停下来修修,路上能找 到什么配件就用什么。经过很多年,当这辆巴士最 终抵达伊斯坦布尔的时候,车上不大可能还有从起 点站上车的乘客了。而且,这辆巴士本身,也不再 是出发时的那个样子了。里里外外,都换成新配件 了。但这辆车还被称为突厥,而乘客都自称突厥人。

    —— 引自章节:从于都斤山到伊斯坦布尔
  • 随着西欧工业革命的发展,古老的东方社会越来越显得落后、停滞与衰退,东方人的肤色也就慢慢失去了被描述为白色的资格。奇迈可调查了这种转变,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观察者称东亚人的肤色近似白色但并不是白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呢?棕色、橄榄色、灰白色、铅色,等等,总之再也不是白色了。不过,几乎还没有人以单纯的黄来描述东亚人的肤色,因为黄色的确并不是一个可以在东亚用肉眼凭经验观察到的肤色。白色被欧洲人垄断之后,如何描述东亚人,似乎在相当长时间和相当广的范围内,难以达成一致。这个问题的解决,要等欧洲中心主义继续成长,超越经验观察,由近代动植物分类学、人类学和进化论主导,才最终实现了东亚人肤色由白向黄的历史性跳跃。

    —— 引自章节:遗忘的竞争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