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权的第三帝国 9.4

当权的第三帝国
豆瓣评分:9.4
作者: [英] 理查德·J. 埃文斯
出品方: 理想国
原作名: The Third Reich in Power
译者: 哲理庐
出版年: 2020-2
页数: 1008
定价: 179.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理想国译丛
ISBN: 9787510886294

内容简介  · · · · · ·

和平的纳粹德国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在纳粹党当权之初,没有人认为它会掀起又一场战争浩劫。在短短的六年间,它实行了一系列铁腕政策,镇压政治运动,整顿就业市场,刺激经济复苏,整合民间机构,打造民族共同体。正当德国人适应着新秩序带来的急剧变化,因繁荣稳定的假象而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却不知不觉地被绑在纳粹的战车上,高速驶向滚滚硝烟之中。原来,和平的纳粹德国是为发动战争而服务的。

在这部包罗万象、扣人心弦的历史巨著中,理查德·J. 埃文斯通过爬梳二战前纳粹德国在经济、文化、艺术、教育等领域的政策和影响,以海量的数据分析与官方档案描绘了第三帝国极权统治的狰狞面貌,以生动的私人材料与亲历记录勾勒出普通德国人在这段历史中的鲜活命运,揭露了纳粹党如何以残暴血腥的独裁手段将德国改造成一架全力冲刺的战争机器。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理查德·J. 埃文斯,英国历史学家,以19、20世纪德国史,尤其是第三帝国的研究享誉学界。曾任剑桥大学钦定历史学讲座教授、剑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院长。曾被授予汉堡艺术与科学奖,并凭学术成就获封爵士。著有《企鹅欧洲史·竞逐权力:1815—1914》《历史与记忆中的第三帝国》等18本著作,其中《死于汉堡》获沃尔夫森历史奖。

哲理庐,清华大学理学学士,比利时根特大学哲学博士,有广泛的欧美留学和研究经历。主要研究方向是科学史、科学的逻辑(包括演化生物学、社会科学和概率论)、20世纪初期哲学史以及文学批评。

目录  · · · · · ·

图片列表与版权信息
地图目录
序言

序幕
第一章 警察国家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一次,鲁尔区的一个38岁老师在课堂上给一帮12岁的学生讲了个笑话,讲完之后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被解读为批评政府;……她的学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随后其父母向盖世太保报告。虽然该老师坚决否认自己有意辱骂政府,却仍被带走审讯。……在日常的教学场景里充斥着各种政治义务,对举报的恐惧四处蔓延。受嫌疑的老师可能经常被警察拜访。若老师想要降低日益纳粹化的教学对学生的影响,“就得在说话前再三思量,因为老‘党员同志’的子女们一直在密切监视,随时可能举报”。P271 1934年末,一个社民党观察家用激烈的语言描述了当时学校的状况: 教师行业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建起的一切已荡然无存。教育事业只剩下一个空壳,校舍、老师和学生都还在,然而其精神实质和内在构造都已经消失了。上面的人随心所欲地摧毁一切。他们根本不关心适当的教学方法或者教学自由。他们只负责向学校塞任务,欺负学校,指定教学方法,绞尽脑汁地限制教学材料。没有自由探索,有的只是对老师学生的密切监视。老师和学生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同理心。一切都被军事精神和训练取代了。 每个学校都可能有两三个教师是狂热的纳粹分子,随时准备举报观点与主流不符的同事。……老师们对公共休息室避之不及,不再在那里讨论知识性的问题。不来梅的一份报告称,一位校长“痛斥了泄露秘密和给政治警察写匿名信的行为”,呼吁停止“这类损害我们荣誉、应受谴责的做法”,……学校管理委员会和家长协会从民主机构变成了管控工具。从1936年开始,校长不再从学校员工中提拔,而是从外面空降,强化了1934年树立的领袖原则:校长现在是学校的领袖,老师是他的跟班。跟班不能参与学校事务,只能接受上级的命令。……每所学校都有两三个协助老师的“学校助理”,总是待在教室中。老师对他们恨透了,认为他们是政治间谍(他们当然是政治间谍!)。这些人大多没有经过训练,很多人甚至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他们的意识形态干预臭名…

    —— 引自章节:第三节 青年就是未来
  • ……处理其他一些违反纳粹法律的事情时,比如偶尔发发牢骚、讲个政治笑话、表达个人不满等,各式纳粹间谍的报告和群众举报更为重要。比如在萨尔布吕肯( Saarbrucken),经盖世太保地区办公室处理过的“恶意中伤”政府的案子中至少有87。5%源于各种群众举报,……让盖世太保失望的是,许多举报并非为了捍卫纳粹意识形态,而是为了挟私报复。党内高层也许曾鼓励群众积极揭露别人的不忠、不满和异议,但他们希望群众这样做是为了效忠纳粹政权,而不是为了发泄私愤和满足私欲。…… 住在同一幢大楼里的一些居民会去告发另一些吵闹不守规矩的邻居,办公室职员会去控告挡了他们升官路的人,小商人会检举妨碍自己的竞争对手,朋友或同事之间吵架时也偶尔会把向盖世太保举报对方当成撤手铜。中学和大学的学生有时会控告自已的老师。 在惩治“恶意传谣”时,警察、盖世太保和法院倾向于对中产阶级宽容以待。但如果违法者是个工人,那么惩罚就严重得多。但传谣者多属于中下层阶级,因为来自这个群体的举报是最多的。在法律支持下,特别法庭会严厉惩处并非认真的政治异议(在民主政治体制下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异议),1933年判了超过3700人,其中多数都被关进监狱,平均刑期达到六个月。……在1933年和1934年摧毁了共产党和社民党的抵抗意志后,便开始履行新的职能:消灭对政权的任何公开批评。

    —— 引自章节:第四节 恐怖手腕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