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政治秩序的起源 8.7

政治秩序的起源
豆瓣评分:8.7
作者: [美] 弗朗西斯·福山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
原作名: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译者: 毛俊杰
出版年: 2014-9
页数: 572
定价: 88.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理想国译丛
ISBN: 9787549555116

内容简介  · · · · · ·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05)——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刘瑜专文导读“重读福山之二:重新带回国家”。

成功的现代自由民主制,将强大的国家、法治和负责制政府三种机制结合在稳定的平衡中。那么,这三种机构最初来自何方?是什么力量驱使它们诞生?又在何等条件下得到发展?建立的顺序如何?彼此间有何关系?

当代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之一弗朗西斯•福山,为我们提供了一幅今日政治机构是如何从历史中发展出来的全面画卷。《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一卷),把对政治秩序的探讨向前延伸到人类的灵长目祖先,然后依次讲述人类部落社会的出现,第一个现代国家在中国的生长,法治在印度和中东的开始,一直到法国大革命前夕问责制政府在欧洲的发展。《政治秩序的起源》是一次严密的尝试,力图通过多学科的综合研…

(展开全部)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05)——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刘瑜专文导读“重读福山之二:重新带回国家”。

成功的现代自由民主制,将强大的国家、法治和负责制政府三种机制结合在稳定的平衡中。那么,这三种机构最初来自何方?是什么力量驱使它们诞生?又在何等条件下得到发展?建立的顺序如何?彼此间有何关系?

当代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之一弗朗西斯•福山,为我们提供了一幅今日政治机构是如何从历史中发展出来的全面画卷。《政治秩序的起源》(第一卷),把对政治秩序的探讨向前延伸到人类的灵长目祖先,然后依次讲述人类部落社会的出现,第一个现代国家在中国的生长,法治在印度和中东的开始,一直到法国大革命前夕问责制政府在欧洲的发展。《政治秩序的起源》是一次严密的尝试,力图通过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形成对人类历史的概览,建立一个理解政治制度演化的宏大框架。

本书第二卷将延伸到当代,敬请期待。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日裔美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现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伯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奥利弗•诺梅里尼高级研究员,此前曾任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尼兹高等国际研究院、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企划局副局长、兰德公司研究员。著有《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信任》、《十字路口上的美国》、《政治秩序的起源》等。现居加利福尼亚。

目录  · · · · · ·

导 读 重新带回国家/刘瑜
序言
第一部分 国家之前
第 1 章 政治的必需
第 2 章 自然状态
第 3 章 表亲的专横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In certain ways, things are not all that differ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 Instead of an emperor, there is 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itting at the top of the government hierarchy,keeping watch over a vast and complex bureaucracy that rules well over a billion people. Like the eunuch spy network, the party hierarchy constitutes a structure parallel to that of the government, monitoring it and reporting abuses. The quality of the bureaucracy, particularly in its upper reaches, is high; the Chinese leadership has been able to guide the country through a miraculou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in the decades after 1978 that few other governments could have pulled off.

    —— 引自第309页
  • However, neither rule of law nor political accountability exists in contemporary China any more than they did in dynastic China.

    —— 引自第309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