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453 9.0

1453
豆瓣评分:9.0
作者: [英] 罗杰·克劳利
副标题: 君士坦丁堡之战
原作名: 1453: The Holy War for Constantinople and the Clash of Islam and the West
译者: 陆大鹏
出版年: 2014-6
页数: 392
定价: 49.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地中海史诗三部曲
ISBN: 9787509745120

内容简介  · · · · · ·

本书是罗杰·克劳利著名的“地中海史诗三部曲”之一。

1453

君士坦丁堡的战火,两个文明的撞击

《今日美国》夏季最佳图书 《旧金山纪事报》夏季最佳图书

克劳利引人入胜的叙述……读之更像生动的小说。人物……描摹极其细致,全都是基于历史文献,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洛杉矶时报》

克劳利对君士坦丁堡攻城战的重述极富戏剧性,激动人心。

——《旧金山纪事报》

出神入化……罗杰•克劳利为一个古老而永远引人入胜的故事注入了新活力。《1453》融合了军事史的令人着迷的细节和对宗教意象的丰富指涉,这些意象对战争的双方都有极大影响。

——《经济学人》

节奏轻快,是了解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长期敌对关系的入门必读书。

——《科克斯书评》

拜占庭帝国的千年都城君士坦丁堡一直是西方世界的中心和基督教世界抵御伊斯兰世界的堡垒。但在1453年,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集中了…

(展开全部)

本书是罗杰·克劳利著名的“地中海史诗三部曲”之一。

1453

君士坦丁堡的战火,两个文明的撞击

《今日美国》夏季最佳图书 《旧金山纪事报》夏季最佳图书

克劳利引人入胜的叙述……读之更像生动的小说。人物……描摹极其细致,全都是基于历史文献,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洛杉矶时报》

克劳利对君士坦丁堡攻城战的重述极富戏剧性,激动人心。

——《旧金山纪事报》

出神入化……罗杰•克劳利为一个古老而永远引人入胜的故事注入了新活力。《1453》融合了军事史的令人着迷的细节和对宗教意象的丰富指涉,这些意象对战争的双方都有极大影响。

——《经济学人》

节奏轻快,是了解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长期敌对关系的入门必读书。

——《科克斯书评》

拜占庭帝国的千年都城君士坦丁堡一直是西方世界的中心和基督教世界抵御伊斯兰世界的堡垒。但在1453年,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集中了伊斯兰世界的力量,力图攻克这座城市。1453年4月,八万名装备了新式武器的穆斯林战士开始攻城,而守城的是拜占庭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堡十一世麾下的区区八千名基督徒士兵。在一连数周的炮火之后,城市轰然陷落,这一事件改变了世界,也标志着拜占庭的灭亡和中世纪世界的终结。《1453》背后的研究无可挑剔,它是一个讲述勇气、残忍、技术革新、忍耐和运气的生动而跌宕起伏的故事。但它同样是当下的故事,是将中东的对抗与现代世界连接起来的一系列事件中的关键链条。

作者简介  · · · · · ·

罗杰•克劳利(Roger Crowley),历史学家。他出生于英格兰,剑桥大学毕业后,曾久居伊斯坦布尔,并对土耳其的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花费数年时间广泛游历了地中海世界,这使他拥有对地中海的渊博的历史和地理知识。著有“地中海史诗三部曲”《1453》《海洋帝国》和《财富之城》。

目录  · · · · · ·

序言: 红苹果
1. 燃烧的海
2. 伊斯坦布尔的梦想
3. 苏丹和皇帝
4. 割断喉咙
5. 黑暗的教堂
· · · · · ·

"1453"试读  · · · · · ·

红苹果惹人摘。 ——土耳其谚语 初春。一只黑鸢在伊斯坦布尔的天空中随风翱翔。它在苏莱曼清真寺周围懒洋洋地划着圈,似乎被束缚在尖塔上。从这里,它可以俯瞰这座1500万人口的城市,泰然自若地静观光阴流逝。 如果这只猛禽的先祖在1453年3月的寒冷清晨在君士坦丁堡上空盘旋,就会发现,城市的布局与今天相差无几,但远远没有现在这么熙熙攘攘。这座城市的形状非常奇特,..

  • 序言:红苹果
  • 1燃烧的海 629~717年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奥斯曼军队打开了备受拜占庭人仇恨的威尼斯执政官恩里科·丹多洛的墓穴,就是他在250年前洗劫了君士坦丁堡。他们在墓穴中没有找到财宝,于是将丹多洛的骨骸扔到了大街上,任凭野狗啮咬。

    —— 引自第314页
  • 如果说在中世纪的事件中也有一个瞬间蕴含着现代性的情感的话,那就是人们对君士坦丁堡陷落消息的反应。就像肯尼迪遇刺或者“9.11"事件一样,全欧洲的人都能清楚地记得,在最早听到消息的时候,他们自己在什么地方。“土耳其人占领君士坦丁堡的那天,天气阴沉。”一名格鲁吉亚史学家写道。“我们听到的关于君士坦丁堡的消息是多么可憎!”恩尼亚.席维欧.皮可洛米尼再给教皇的信中写道,“在我写字的时候,手都在颤抖。”消息传到德意志的时候,弗里德里希三世留下了眼泪。航船,快马和歌谣以最快的速度把这消息传向欧洲的各个角落。它从意大利传向法国,西班牙,葡萄牙,低地国家,塞尔维亚,匈牙利,波兰和更远方。在伦敦,一位史学家写道,“这一年,基督徒丢失了高贵的君士坦丁的城市,它被土耳其人的君主穆罕默德夺去了”。丹麦与挪威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将穆罕默德二世描述为《启示录》里从大海中崛起的野兽。欧洲各国宫廷之间的外交渠道持续回荡着消息,警告和对新的十字军东征的设想。在整个基督教世界,人们写下了数量惊人的信件,史书,预言,歌曲,哀歌和布道,被翻译成基督教世界的所有语言,从塞尔维亚语到法语,从亚美尼亚语到英语。不仅宫殿和城堡内在讲述君士坦丁堡的故事,十字路口,市场和客栈里也在大谈特谈这个话题。它传到了欧洲最遥远的角落和最贫贱人们的耳边:渐渐地,甚至冰岛的路德派祈祷书里也恳求上帝救助他们,避开“教皇的奸诈和土耳其苏丹的恐怖”。新的反伊斯兰浪潮才刚刚开始。

    —— 引自第328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