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8.5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豆瓣评分:8.5
作者: [美] 弗朗西斯·福山
出品方: 理想国
原作名: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译者: 陈高华 译 / 孟凡礼 校
出版年: 2014-9
页数: 456
定价: 78.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理想国译丛
ISBN: 9787549555291

内容简介  · · · · · ·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04)——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刘瑜专文导读“重读福山之一:历史的漫长终结”。

随着“冷战”结束,狂乱的二十世纪终于趔趔趄趄走到终点,福山重提过去几个世纪来伟大哲学家提出的问题:人类历史是有方向的吗?如果是有方向的,它将通向什么样的终点?相对于“历史的终结”,我们正处身在哪儿?

在本书中,福山提出,有两大力量在共同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前进,一个是现代自然科学的逻辑,一个是黑格尔—科耶夫所谓的“寻求承认的斗争”:前者驱使人类通过合理的经济过程满足无限扩张的欲望,后者则驱使人类寻求平等的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股力量最终导致各种专制暴政倒台,推动文化各不相同的社会建立起奉行开放市场的自由民主国家。紧随而来的问题是,在“历史的终结处”,…

(展开全部)

梁文道、刘瑜、熊培云、许知远联袂主编——“理想国译丛”(MIRROR)系列之一(004)——保持开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本书有刘瑜专文导读“重读福山之一:历史的漫长终结”。

随着“冷战”结束,狂乱的二十世纪终于趔趔趄趄走到终点,福山重提过去几个世纪来伟大哲学家提出的问题:人类历史是有方向的吗?如果是有方向的,它将通向什么样的终点?相对于“历史的终结”,我们正处身在哪儿?

在本书中,福山提出,有两大力量在共同推动着人类历史的前进,一个是现代自然科学的逻辑,一个是黑格尔—科耶夫所谓的“寻求承认的斗争”:前者驱使人类通过合理的经济过程满足无限扩张的欲望,后者则驱使人类寻求平等的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股力量最终导致各种专制暴政倒台,推动文化各不相同的社会建立起奉行开放市场的自由民主国家。紧随而来的问题是,在“历史的终结处”,政治经济的自由平等,是否能够产生一个稳定的社会,让生活在其内的人得到“完全的满足”,抑或,“最后的人”被剥夺了征服欲的出口,不可避免地导致他们冒险一试,让历史重返混乱与流血状态?

福山对这些终极问题的当代思考,既是引人入胜的历史哲学教育,又是对人类社会及其命运这些最深刻问题的发人深思的探寻。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日裔美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现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伯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奥利弗•诺梅里尼高级研究员,此前曾任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尼兹高等国际研究院、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企划局副局长、兰德公司研究员。著有《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信任》、《十字路口上的美国》、《政治秩序的起源》等。现居加利福尼亚。

目录  · · · · · ·

导 读 历史漫长的终结 / 刘瑜
新版序 民主依然挺立在“历史的终结”处
代序
第一部分 旧题新问
第1章 我们的悲观主义
第2章 强权国家的缺陷(I)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极权主义政府希望通过控制新闻媒体、教育和宣传来改变人的信仰和价值,由此来重塑苏联人自身。这种控制向下扩展到每个人最私人、最亲密的关系,比如家庭关系。少年帕维尔·莫洛佐夫( Pavel Morozov)向斯大林的警察告发自己的父母,为此,多年来被政府树立为苏维埃儿童的楷模。用米哈伊尔·海勒( Mikhail Heller)的话来说:“随着社会系统地、有序地被原子化,构成社会结构的各种人际关系一一家庭、宗教、历史记忆、语言——都成了控制对象,个体的亲密关系要由其他人来选择,并要得到国家的批准。” 肯・凯西( Ken Kesey)1962年出版的小说《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为极权主义的抱负提供了一个例证。小说围绕的是精神病院的病人,他们在残暴的大护士的监视下过着幼稚无聊的生活。小说主人公麦克墨菲( McMurphy)试图通过打破精神病院的规则来解放他们,最终带领病人们奔向自由。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他发现所有病人都是自愿待在里头的;他们都害怕外面的世界,因而情愿被监禁,与大护士保持着一种安全的依赖关系。所以,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最终目标:不只是剥夺新苏联人的自由,而且要让新苏联人为了安全而害怕自由,哪怕在没有强制的情形下也会肯定锁链下的幸福。

    —— 引自章节:第3章 强权国家的缺陷(II)或,在月亮上吃菠萝
  • 经济上的失败不过是苏联体制中诸多失败的一例,这些失败导致信仰体系的急剧崩溃,并使整个体制的基础结构的缺陷暴露无遗。极权主义最为根本的失败在于其未能成功控制思想。现在可知,苏联国民一直保持着独立思考的能力。尽管有政府多年来的宣传,许多人仍知道政府在对他们撒谎。对于在斯大林主义的操控下所遭受的个人苦难,他们仍愤慨万分。几乎每个家庭都失去过亲人或朋友,或在集体化过程中,或在1930年代的大清洗中,或在战争中,这比斯大林在外交政策上的错误代价更沉重。他们知道,这些受害者受到不公正迫害,而苏维埃政权从未为这些恐怖罪行承担责任。人民还知道,在这个所谓的无阶级社会中,兴起了一个新型的阶级体系,即政党官员阶级,他们贪污腐化、享受特权,与旧政权的官员无异,只是更加虚伪。

    —— 引自章节:第3章 强权国家的缺陷(II)或,在月亮上吃菠萝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