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苏联的最后一天 8.3

苏联的最后一天
豆瓣评分:8.3
作者: [爱尔兰] 康纳·奥克莱利
出品方: 理想国
副标题: 莫斯科,1991年12 月25日
原作名: Moscow, December 25th, 1991
译者: 沈力
出版年: 2014-9
页数: 380
定价: 68.00
装帧: 精装
丛书: 理想国译丛
ISBN: 9787549545049

内容简介  · · · · · ·

苏联是在枪林弹雨中建立起来的,却是通过政令解散的。

爱尔兰记者奥克莱里是苏联解体的见证者,在本书中,他以1991年12月25日这一天为框架,围绕着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斗争,将苏联最后六年的政治混乱、经济衰败、人心向背,用细致可靠的描写,表现得清晰而传神。

苏联陷入泥潭难以自拔,整个国家的命运和走向,最集中地体现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两个人身上。每个人都看着他们,“就像狼群等着最强壮的两头狼对峙”,看谁会成为领导者。卑微不是戈尔巴乔夫的脾性,宽宏大量也不是叶利钦的风格。两人从最初的联手合作,到后来的冲突不断,终于变得势同水火,各不相让。最终,戈尔巴乔夫不能很好地判断他的人民,在自我认识上更加糟糕,而叶利钦则在动物般的直觉下,听到了远处历史车轮的轰隆声。

作者简介  · · · · · ·

康纳•奥克莱利(Conor O’Clery),曾为《爱尔兰时报》驻莫斯科、伦敦、北京、纽约、华盛顿通讯记者。因报道苏联解体和九一一事件,两次获选为爱尔兰年度最佳记者。另著有 The Billionaire Who Wasn’t。

目录  · · · · · ·

理想国译丛序
导读:帝国末日的回忆/梁文道
序言
俄罗斯/苏联主要人物表
导论
第1章 12月25日:破晓之前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有几百本书要被装进纸板箱里:索洛夫耶夫、克鲁切夫斯基和卡拉姆津撰亐的俄罗斯历史;一套十卷版的普希金诗选;高加索的浪漫主义诗人菜蒙托夫和布尔什维克革命抒情诗人马雅科夫斯基的诗集;几排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的裹皮边儿的著作;此外是个人的最爱,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复印本,被翻过很多遍,戈尔巴乔夫坚持认为这本书让他转变成极权体系的反对者;一本萨克雷的《名利场》善本,是玛格丽特・撒切尔送给赖莎的;以及本装订精美的乌克兰诗人塔拉斯·舍甫琴科的诗集《科布扎演奏者》,赖莎喜欢引用他的诗句:“我的思想啊,我的思想,你带来了怎样的痛苦啊!/为什么你要在如此阴郁的字里行间与我对抗?” 作为自己的图书管理员和归档员,赖莎负责恰当地管理这些书,不让它们混在一起。在他们的书架上,总会有一个便条,上面写着:“朋友一一请按字母顺序将书放好。” 赖莎还有一大堆照片要打包。其中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共产党官员温文尔雅地鞠躬递给赖莎一束康乃馨。那是鲍里斯·叶利钦,摄于1985年。

    —— 引自章节:第28章 12月27日:掠夺者的胜利
  • 在党的特权体系崩溃之前,楼里的自助餐厅存货相当丰富,现在也仍然能够给代表们和议会工作人员提供面包和腊肠。 这些年来,他已经学会耐心承受他的领导偶尔发发脾气。 在《真理报》里没有消息,而在《消息报里没有真理》。 1991年末俄罗斯的新闻业也许是全世界最自由的。不受官方控制。不需要经过审查。不受读者意见的影响。不接受报纸所有人的干涉。当然,这种情况是不可能长期存在的。 用一个关于民主政治的有名说法来表达就是,自由价格是买家与卖家之间最糟糕的关系——如果不考虑其他的话。 在纽约,尤里沃龙佐夫今天早晨醒来时还是共产主义超级大国的驻美大使,晚上睡觉时就成了资本主义俄罗斯的驻美大使。

    —— 引自章节:第6章 12月25日:上午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