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9.0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豆瓣评分:9.0
作者: [古希腊]修昔底德
原作名: Ιστορία του Πελοποννησιακού Πολέμου
译者: 谢德风
出版年: 1960
页数: 772
定价: 40.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历史地理
ISBN: 9787100023986

内容简介  · · · · · ·

公元前424-423年的冬季,当伯拉西达袭击安菲玻里城的时候,他正指挥七条雅典战舰驻扎在塔索斯。驻守安菲玻里城的雅典将军攸克利求援于他,他驶往援救;他虽然打败了伯拉西达的军队,救了爱昂,但是他终于没有来得及挽救安菲玻里。安菲玻里的失陷,主要是由于攸克利的疏忽,但是他后来并没有受到处罚,而修昔底德却因此遭到放逐。修昔底德本人对于此事没有作任何辩护。马赛林那斯说,修昔底德是由克里昂的建议,以叛逆的罪名而被放逐的。当时是克里昂最有势力的时候,而且克里昂对安菲玻里的陷落十分愤恨,他提议放逐修昔底德是很有可能的。

从他被放逐到他回国这一段时期内他的生活,我们也完全不知道。唯一可靠的事实是公元前404年以后不久,他回到雅典了;这一点不但他自己的话可以证明,并且他的著作中有许多回国后修订的痕迹,例如他记载了公元前404年雅典及庇里犹斯的城墙的被拆毁,这只有他回到雅…

(展开全部)

公元前424-423年的冬季,当伯拉西达袭击安菲玻里城的时候,他正指挥七条雅典战舰驻扎在塔索斯。驻守安菲玻里城的雅典将军攸克利求援于他,他驶往援救;他虽然打败了伯拉西达的军队,救了爱昂,但是他终于没有来得及挽救安菲玻里。安菲玻里的失陷,主要是由于攸克利的疏忽,但是他后来并没有受到处罚,而修昔底德却因此遭到放逐。修昔底德本人对于此事没有作任何辩护。马赛林那斯说,修昔底德是由克里昂的建议,以叛逆的罪名而被放逐的。当时是克里昂最有势力的时候,而且克里昂对安菲玻里的陷落十分愤恨,他提议放逐修昔底德是很有可能的。

从他被放逐到他回国这一段时期内他的生活,我们也完全不知道。唯一可靠的事实是公元前404年以后不久,他回到雅典了;这一点不但他自己的话可以证明,并且他的著作中有许多回国后修订的痕迹,例如他记载了公元前404年雅典及庇里犹斯的城墙的被拆毁,这只有他回到雅典后才可以做得到的。此外其他的事情都是由著作中推测得来的。他自己说到,在这段时期中,他有更多的闲暇来编写他的历史著作,他更有机会得到伯罗奔尼撒方面的消息。事实上也是这样的,自从他被放逐以后,他和雅典断绝了联系,他编写历史的材料主要来自伯罗奔尼撒。

目录  · · · · · ·

译者序言
修昔底德著作版本目录
注释中所引作家及其作品的简单说明
第一卷
第一章 这次战争的重要性。古代战争的不足道。海上势力的重要性。历史的方法和目的
第二章 关于伊庇丹努的争端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In every case it is desire and hope that do the greatest damage: desire leading and hope following; the one conceiving the project, the other suggesting taht good fortune will smooth the way; and so these invisible forces count for more than the threats we can actually see. Diodotus

    —— 引自第190页
  • 优秀的公民要想取胜,不只是通过威胁反对者,还应当在公平的辩论找那个击败太慢。一个贤明的城邦虽然不一定要给予最出色的谋士过于突出的荣誉,但是一定不要剥夺他们应有的荣誉;当一个人的意见没有被采纳的时候,他不应因此受到侮辱,更不应因此受到惩罚。这样,成功的发言者不会发表违心之言,以追求更多的荣誉而博取人心;不成功的发言者也不会用同样的逢迎方式博取听众的欢心。 但是我们现在却不是这样做的。如果有一个人提出了一种意见,不论它多么好,只要有一点私利嫌疑的话,我们就怨恨他谋私利,因而使城邦失去了某些利益。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一个明显有益的建议和一个有害的建议同样被人怀疑;结果,主张采取最凶恶政策的鼓噪者必须欺骗人民以博得人民的同情,而最优秀的出谋划策者想要取得人民的信任,也必须说谎。因此,如果有人公开的为城邦做贡献,对于他的劳绩的报酬总是被人疑为图谋私利。尽管如此,当我们考虑一个利益巨大,异常重要的事务时我们这些发言者必然比避免这些随意做出裁断的人看得稍稍深远一些;尤其是因为我们这些提议者是要对所提建议负责任的,而你们作为我们的听众是不负责任的。如果提建议的人和对这些建议表决的人有同样的顾虑的话,那么,你们在做出裁断时会更加冷静。事实上,当你们感情冲动,使你们遭受灾祸时,你们就迁怒于那个最早提建议的人,而不处罚你们自己;虽然你们是多数,但你们和他一样是错误的。

    —— 引自第221页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