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8.5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豆瓣评分:8.5
作者: [英]贝塔尼·休斯
出品方: 理想国
原作名: Istanbul: A Tale of Three Cities
译者: 黄煜文
出版年: 2019-10
页数: 674
定价: 138.0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42667076

内容简介  · · · · · ·

“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伊斯坦布尔必定是它的首都。”

一座拥有三个名字的城市,见证拜占庭、奥斯曼两大帝国的兴衰变幻。

本书从公元前6000年开始讲起,直到20世纪,前后贯穿近八千年,将拜占庭、君士坦丁堡和伊斯坦布尔的故事融会贯通,写于一书,以平易生动的叙事、翔实严 谨的实地考察和优美的笔调,探索这座“世界之都”,如何能在长达近千年的历史光阴中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探究它如何在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的交融影响下,形成自己独具一格的特质。正如法国将军拿破仑所说,“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的话,伊斯坦布尔必定是它的首都”。经由这一本书,我们将重新理解,什么是“世界性”,以及,作为世界公民的我们自己。

【编辑推荐】

★ 《耶路撒冷三千年》(展开全部)

“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伊斯坦布尔必定是它的首都。”

一座拥有三个名字的城市,见证拜占庭、奥斯曼两大帝国的兴衰变幻。

本书从公元前6000年开始讲起,直到20世纪,前后贯穿近八千年,将拜占庭、君士坦丁堡和伊斯坦布尔的故事融会贯通,写于一书,以平易生动的叙事、翔实严 谨的实地考察和优美的笔调,探索这座“世界之都”,如何能在长达近千年的历史光阴中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探究它如何在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的交融影响下,形成自己独具一格的特质。正如法国将军拿破仑所说,“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的话,伊斯坦布尔必定是它的首都”。经由这一本书,我们将重新理解,什么是“世界性”,以及,作为世界公民的我们自己。

【编辑推荐】

★ 《耶路撒冷三千年》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贝塔妮•休斯(Bettany Hughes)

屡获殊荣的历史学家、作家,英国ZUI具影响力的媒体BBC主持人,专长是古代及中世纪历史与文化。贝塔妮长年在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任教,还曾在康奈尔大学、布里斯托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地开设讲座,曾获颁萨金德教育奖、英国历史学会的梅德利科历史奖。她目前也在伦敦国王学院担任研究员和伦敦新人文学院的客座教授。贝塔妮的首部著作《特洛伊的海伦》(Helen Of Troy: Goddess, Princess, Whore)被译为十国语言,广受好评;第二部作品《毒堇之杯》(The Hemlock Cup: Socrates, Athens and the Search for the Good Life)不但是《纽约时报》畅销书,还获得英国作家协会奖。此外,她也为英国广播公司、国家地理频道、Discovery、历史…

(展开全部)

贝塔妮•休斯(Bettany Hughes)

屡获殊荣的历史学家、作家,英国ZUI具影响力的媒体BBC主持人,专长是古代及中世纪历史与文化。贝塔妮长年在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任教,还曾在康奈尔大学、布里斯托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地开设讲座,曾获颁萨金德教育奖、英国历史学会的梅德利科历史奖。她目前也在伦敦国王学院担任研究员和伦敦新人文学院的客座教授。贝塔妮的首部著作《特洛伊的海伦》(Helen Of Troy: Goddess, Princess, Whore)被译为十国语言,广受好评;第二部作品《毒堇之杯》(The Hemlock Cup: Socrates, Athens and the Search for the Good Life)不但是《纽约时报》畅销书,还获得英国作家协会奖。此外,她也为英国广播公司、国家地理频道、Discovery、历史频道和美国广播公司制作超过50部纪实影片和纪录片,收看人次已超2.5亿。

目录  · · · · · ·

序言 i
关于本书地名及专有名词的说明 vii
导论 001
第一部分 拜占庭
公元前80万年—公元311年
第一章 骸骨、石块与泥土 014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伊斯坦布尔文艺复兴的天际线上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搭乘渡轮横越 博斯普鲁斯海峡,向两边张望,你会发现相当部分的伊斯兰时期的历史剪影是 由女性出资完成的。16 世纪,伊斯坦布尔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宗教建筑基础由 女性兴建。依照惯例,奥斯曼上层阶级妇女在日出与日落之间是不许外出的, 但她们却能保证自己享受到创造性的都市生活。

    —— 引自章节:第五十五章 文艺复兴之城 383
  • 君士坦丁堡的创建者是一群以城市为据点的军人;伊斯坦布尔的创建者则 是游牧商人与战士。奥斯曼人了解道路法则,深谙保持沟通路线畅通与开放的 绝对重要性。奥斯曼人的统治被形容为“速度政治”(dromocracy)— 一个 道路强权,以道路为基础的帝国。在这里,贸易、运兵和信息交互的速度乃是 关键。居住在萨拉伊博努“宫殿岬”(英文称为塞拉格里欧[Seraglio])愈加 华丽的宫室里的苏丹、维齐尔与帕夏,他们当然需要引进人才,让这座国际大 都市欣欣向荣。于是,许多人被召唤前来。穆罕默德二世提供一些优惠条件,特别是免 税,吸引人们重新到君士坦丁堡定居。有些难民是被迫遣返,但许多强宗大 族显然乐于回到君士坦丁堡。奥斯曼人未曾犯下若干现代大国试图重构东地中海与中东的错误;他们知道,“清白”、从零开始的历史无疑是痴心妄想。他们 将帝国新实验多种族、多信仰的本质视为既有的现实而非天外飞来之物,并 依此明智地立法。穆罕默德二世大力推动古老的中东米利特(millet)制度, 让伊斯坦布尔每个族群都能依据自己的宗教律法进行审理和判决。

    —— 引自章节:第五十六章 生长着各种水果的花园 390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