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死掉 7.9

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死掉
豆瓣评分:7.9
作者: [澳]伊丹·本-巴拉克 (Idan Ben-Barak)
副标题: 免疫系统漫游指南
原作名: Why Aren't We Dead Yet? The Curious Person's Guide to the Immune System
译者: 傅贺 / 倪加加(校)
出版年: 2019-11
页数: 216
定价: 52.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认识你自己”书系
ISBN: 9787568917544

内容简介  · · · · · ·

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死掉?

我们如何跟数百万细菌日以继夜地战斗?

我们的免疫系统是从哪里来的?

怎样面对免疫系统的天然缺陷?

免疫系统损坏就无法重建吗?病毒、细菌都在不断演化,未来的抗药性之战应该怎么打?

“提高免疫力”与“益生菌”都是消费陷阱?

……

在这本生动易 读的小册子里,伊丹·本-巴拉克向我们展示了免疫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它是如何摧毁病原体的,我们为何会对某些致病体产生免疫,探讨了免疫系统的演化以及我们关注的抗生素与疫苗的功能,并展望了免疫的未来。本书将带领读者展开一场有趣的免疫系统漫游。

※专家推荐:

极有雄心且非常易读,它为大众读者精炼地总结了免疫系统的核心特征。其内容非常前沿,甚至包括了最近荣获诺奖的有关先天免疫系统演化的部分内容。这本小书是难得的通俗医学佳作。”——古斯塔夫·诺塞尔爵士(Sir Gustav Nossal),爱英斯…

(展开全部)

我们为什么还没有死掉?

我们如何跟数百万细菌日以继夜地战斗?

我们的免疫系统是从哪里来的?

怎样面对免疫系统的天然缺陷?

免疫系统损坏就无法重建吗?病毒、细菌都在不断演化,未来的抗药性之战应该怎么打?

“提高免疫力”与“益生菌”都是消费陷阱?

……

在这本生动易 读的小册子里,伊丹·本-巴拉克向我们展示了免疫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它是如何摧毁病原体的,我们为何会对某些致病体产生免疫,探讨了免疫系统的演化以及我们关注的抗生素与疫苗的功能,并展望了免疫的未来。本书将带领读者展开一场有趣的免疫系统漫游。

※专家推荐:

极有雄心且非常易读,它为大众读者精炼地总结了免疫系统的核心特征。其内容非常前沿,甚至包括了最近荣获诺奖的有关先天免疫系统演化的部分内容。这本小书是难得的通俗医学佳作。”——古斯塔夫·诺塞尔爵士(Sir Gustav Nossal),爱英斯坦科学奖得主,澳大利亚国宝级生物学家

对一个复杂且重要的主题做了深入浅出的记录。——彼得·杜赫提教授(Prof. Peter C. Doherty),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在线试读 前往豆瓣阅读试读本书

作者简介  · · · · · ·

伊丹·本-巴拉克(Idan Ben-Barak),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医学科学的学士、微生物学硕士,悉尼大学科学历史与哲学博士。他的第一本书,《奇妙的微观世界:微生物是如何统治世界的》(Small Wonde rs:how microbes rule our world)2007年由书吏(展开全部)

伊丹·本-巴拉克(Idan Ben-Barak),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医学科学的学士、微生物学硕士,悉尼大学科学历史与哲学博士。他的第一本书,《奇妙的微观世界:微生物是如何统治世界的》(Small Wonde rs:how microbes rule our world)2007年由书吏目录  · · · · · ·

致中国读者
引言
第一章 相遇的时刻
第二章 发育的过程
第三章 演化的历史
第四章 研究的历程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危险模型认为,免疫细胞并非容忍自身抗原并攻击外源抗原免疫细胞实际上是对受伤的身体细胞发出的信号做出响应。当皮肤肝班、肌肉,或者任何其他类型的细胞承受压力或受到损伤的时候,细胞成分就会滲透进入体内环境,向外界传递化学信号“遇到麻烦了”、并引发免疫应答。因此,并不是抗原(病毒、细菌、寄生虫、毒素,等等)的存在本身引发了免疫应答,而是它们带来的危险引发了免疫应答。 从这个角度观察,人体组织与益生菌的关系更容易理解:身体并不是时刻不停地、主动控制自己不去攻击这些细菌。身体不用费什么麻烦就能容忍它们,前提是它们不引起细胞损伤。胚胎、食物,或者其他跟我们身体组织接触的外源物质,只要它们表现得很乖就不会有麻烦。身体的默认选项是信任,而非怀疑;这使得共生以及物种之间其他类型的合作更容易开展。

    —— 引自章节:第三章 演化的历史
  • 因此,许多患有慢性自身免疫综合征(比如,炎症性肠道疾病)的人现在正在接受虫治疗(用的是钩虫),针对其他炎症疾病的临床治疗也正在测试这听起来有点怪诞:有人竟希望——不,坚持——被寄生虫感染。他们向医生求助,医生给他们的药是一小杯钩虫卵,然后他们就喝下去了。在他们的胃里,这些卵会孵化,幼虫会爬出来。然后,不知怎的,患者就感觉好多了。当然,钩虫不会存活很久(医生选择的物种并不会在人体肠道内存活很久,否则就会有新的麻烦了)。因此,过一段时间,患者又要接受新一轮的感染,以维持免疫系统的平衡。 当然,如果我们可以不用虫子(比如使用其中的有效成分,类似某种“钩虫提取物”的药物)就可以治疗疾病,那就更好了。但是,目前还没人知道到底哪些成分重要一一而且似乎要见效,必须要用活的蠕虫。 为了解释关于虫的这个情况,研

    —— 引自章节:第三章 演化的历史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