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老鼠、虱子和历史 7.2

老鼠、虱子和历史
豆瓣评分:7.2
作者: [美] 汉斯·辛瑟尔
副标题: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
译者: 谢桥 / 康睿超
出版年: 2019-11-1
定价: 58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29140687

内容简介  · · · · · ·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是一部解读人类命运的经典著作,读起来既令人震惊又令人愉悦。

作者汉斯.辛瑟尔从生物学和历史学的角度,讲述了人类的主要敌人“传染病”从古代到20世纪的变迁史。他从寄生现象入手,阐明传染病不过是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生存斗争。以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传染病斑疹伤寒为例,他详细讲述了传染病的发生机制、传播途径和流变历史,演绎了病毒从昆虫传到动物,*后传到人类身上的曲折过程。

辛瑟尔深刻认识到传染病对诸多重要的政治事件和军事事件产生了巨大影响,进而塑造了人类历史:雅典瘟疫使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败于斯巴达;横扫罗马帝国的传染病加速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十字军东征所遇到的困难,与其说是阿拉伯人的军事力量,倒不如说是传染病;因为传染病,伟大的军事天才拿破仑未能在欧洲建立全面的霸权。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

(展开全部)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是一部解读人类命运的经典著作,读起来既令人震惊又令人愉悦。

作者汉斯.辛瑟尔从生物学和历史学的角度,讲述了人类的主要敌人“传染病”从古代到20世纪的变迁史。他从寄生现象入手,阐明传染病不过是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生存斗争。以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传染病斑疹伤寒为例,他详细讲述了传染病的发生机制、传播途径和流变历史,演绎了病毒从昆虫传到动物,*后传到人类身上的曲折过程。

辛瑟尔深刻认识到传染病对诸多重要的政治事件和军事事件产生了巨大影响,进而塑造了人类历史:雅典瘟疫使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败于斯巴达;横扫罗马帝国的传染病加速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十字军东征所遇到的困难,与其说是阿拉伯人的军事力量,倒不如说是传染病;因为传染病,伟大的军事天才拿破仑未能在欧洲建立全面的霸权。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以一种博学而有趣的方式写成。辛瑟尔精通西方文明的经典著作,同时又熟知生物学和医学知识,读者在阅读中可以体会其学识和智慧。

对于现代人来说,《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是一部警示之作。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人们以为自己征服了传染病。事实上,传染病并没有消失,正如辛瑟尔早已警示过的:只要人类的愚蠢和残暴给它一个机会,它就会乘虚而入,重整旗鼓。

作者简介  · · · · · ·

汉斯·辛瑟尔(Hans Zinsser),美国著名细菌学家和免疫学家。1895年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1903年获文学硕士及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罗斯福医院及圣路加医院从事细菌学及病理学工作。1911年成为斯坦福大学细菌学和免疫学教授。1923年后一直任哈佛大学医学院细菌学和免疫学教授。1940年因病逝世。

汉斯·辛瑟尔是研究传染病斑疹伤寒的权威,他成功地研制了斑疹伤寒疫苗。他曾担任美国免疫学家协会主席和细菌学家协会主席,曾赴塞尔维亚、苏联、墨西哥和中国研究斑疹伤寒。中国著名微生物学家汤飞凡、谢少文等是他的学生。

目录  · · · · · ·

前言
第一章 澄清与致歉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传染病未曾引起诗人、艺术家以及历史学家的注意。刀剑、长矛、弓箭、机关枪,甚至是烈性炸药,对一个民族的命运所造成的影响,都远远不及传播伤寒的体虱、传播鼠疫的跳蚤和传播黄热病的蚊子。

第二章 科学与艺术的关系
在美国存在着一种偏见,即专家们不应该越过他们自己的“围场”(领域),不管他们多么有兴趣越过围栏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而,文学批评家总是对科学说三道四,发表诸如“科学不应该受到盲目的追捧”之类的观点。
· · · · · ·

原文摘录  · · · · · ·  ( 全部 )

  • 对于有关文学兴趣的章节和评论,我们不予致歉。尽管我们认为它们与本书的主题紧密相关,但是很多人认为它们与本书的主题风马牛不相及。美国人一向认为,一位专家不应该对其专业领域以外的知识产生兴趣一一高尔夫、垂钓、桥牌等除外,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本书是对这种态度的一种抗议。 除了特殊情况之外,我们认为一种类型的学术职业能够提高一个人整体的理解能力,因此,将人的思想分门别类并非明智之举。

    —— 引自章节:前言
  • 在过去,生活中的琐碎细节,只有在其对人的思想意识造成影响,从而使人获得至高成就时,才会被认为是意义非凡的。正所谓,“私人生活中的琐事,可以与公共生活中的琐事结合起来”。尽管如此,只有那些意义重大或非常有趣的细节才会被编撰进传记。然而,所有这一切发生了变化。后来的作者认为,细节是塑造人物个性的关键。于是传记变得越来越神经质。弗洛伊德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如果大众对这位伟人一知半解却自以为很了解他,那就十分危险了。弗洛伊德式的烈性炸药已经被制成了爆竹,那些头脑简单的人将会炸伤他们的手指。利用伟大开拓者爆破隧道的合成材料制造出噪声和难闻的气味,已经变得越来越容易了。显然,传记是精神分析学业余爱好者最好的游乐场。老一辈的传记作家缺乏这种对潜意识的了解,他们只凭意识来评判他们心目中的英雄。然而,潜意识战胜了意识。呜呼哀哉!诸位伟人。雪莱、拜伦、瓦格纳、肖邦、海涅、马克・吐温、亨利・詹姆斯、梅尔维尔、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还有耶稣被重新评价,不是根据他们的丰功伟绩,而是根据他们的内分泌平衡。

    —— 引自章节:第一章 澄清与致歉

> 全部原文摘录

分享到: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